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商界 > 傳統與當代的再設計

傳統與當代的再設計

時間:2019-09-24 分類:商界

Text 林楠

魯迅先生曾說:“隻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在多元文化并存的時代,基于地域的文化發展也成為全球化的一種趨勢。這種趨勢在設計中體現得更為明顯。設計師結合自身文化背景、地域特色、興趣愛好而創造适合當下生活方式的物質文明。

2018年宋瑞雪的“如星”提燈參加米蘭設計周衛星展。在這件作品中她融入了傳統工藝與當代美學。在設計的過程中,她探訪四川當地的手工藝人,了解竹編背後的地域文化和産業基礎。手藝和傳人緊密連接着地方經濟與文化自信。她希望通過一系列的作品,找到源自傳統美學和地緣文化的靈感,并通過符合當代的設計語境呈現出來。如今她已經在央美的傳統造物教研室任教四年。曾參與中央美術學院駐四川成都傳統工藝工作站的組織工作,與四川當地的傳統手工藝人合作開展相應的課題。不論作為教育工作者還是設計師,她都希望自己能夠回應時代,擔當一定的社會責任。

《設計》:介紹下“如星”提燈的創作全過程。

宋瑞雪:我想設計一系列與傳統工藝相關的作品,主題為“一時一物竹”。設計之初我希望以設計介入傳統手工藝,尋訪民間手工藝者,鼓勵他們能夠在原有的基礎上拓展與當代生活的連接。并通過設計媒介來引導大衆與傳統工藝之間的對話,以新的視角來看待和學習傳統工藝。

“如星”是這系列作品其中之一。這是件提燈,靈感來源“天體儀”,本是一種對宇宙渾沌的探索和開化的體現。主體部分可以旋轉,能夠提供不同氛圍。我設計之時考察過貴州的卡拉鳥籠以及圖騰符号,其中“雲氣紋”的來源非常打動我,它來源于苗族先民對于混沌初開的想象。因此,我設計的時候開始重視符号這種視覺語言與使用者之間的對話。其中我采用了LED技術作為燈芯,但同時希望帶給人們仍舊用火作為照明燃料的感受。

在調研過程中,我考察了黔東南丹寨縣卡拉村和四川省崇州市道明鎮以及四川省彭州市,了解這些地方在傳統工藝發展的過程中的現狀及問題,有資源退化、産業基礎退化、創新能力弱、商業化嚴重等。但我認為很多時候問題并不是一個人一件産品就能解決的,希望通過我的作品能為設計師們提供一個路徑。因此我選擇了彭州竹鳥籠制作工藝作為工藝基礎,并在此基礎上結合竹編工藝與金屬、紙的工藝形成了最終方案。

《設計》:在和手藝人交流的過程中,您最深的感受是什麼?

宋瑞雪:在制作層面上,從選材到加工我都會親自參與其中,在與手藝人的磨合過程中,一方面感受到他們對材料和工藝有着的豐富經驗和認知;另一方面我也提出要求,對制作的方式和尺度的精準表達,以及材料的實驗性部分,我也會進行整體的把控,而不完全交給他們,我相信手藝人的制作經驗,但無法完全應用于我的設計上面。

《設計》:竹藤在現代産品中的應用都有哪些可能性?

宋瑞雪:産品是一個十分寬泛的詞彙,所以設計師往往會結合具體的問題考量應用合理性。比如我們在設計課題前期,發現因為曆史、地理的因素,四川多種竹工藝的匠人之間沒有交流,那麼我希望促進竹的傳統手工藝之間的融合及對話。這種策略融合了商業需求、傳承需求和生态需求的綜合考量,從而我會把竹編工藝和扮匠工藝結合到一起,應用到家居産品上面。但這時我并不會僅從工藝的角度出發開始設計,因為工藝隻是設計過程的中間環節和必要因素之一。我會從家具的本體因素出發,從人,體量、行為,竹或者藤材料特點或系列化的角度來延展出關于産品的方案,讓其具備功能合理性并回到我最初設想的目的,即促成多種手工藝之間的融合。“如星”這件作品也是如此,是傳統竹鳥籠工藝和竹編工藝的融合。

《設計》:在4年多的課題研究中有哪些成果?

宋瑞雪:我12年去英國留學,15年回美院承接教學任務,在研究生期間接觸了思辨設計。回國之後在美院承接的教學任務比較偏向實踐類,有“最小化設計”、“瓦楞紙設計”、“傳統器物、生活方式及審美研究”、“城市親曆”、“Boddy Support”等。這些課題都是很有意義又很有意思的設計課題。傳統器物、生活方式及審美研究的課題是我承接時間最久的,通過課程的積累正在着手一篇關于宋代審美意識的論文。其中涉及的研究方向是理解古人的思維方式,試圖從古今生活方式的差異性中尋找思維方式的差異性。引導人們理解器物美學和生活方式的思維路徑。同時我通過自己的總結,整理成教參、講義,在未來教學中起到良性循環的效果及輔助作用。學術論文或者專著是從曆史的視角或工藝的視角為人們判斷理解某一類器物的類型學演進、對于相關的器物的文學性理解和解讀。其中更重要的是幫助設計專業的學生建立深入研究的路徑及形成關于傳統審美設計的方法論。将審美意識、生活方式的讨論結合當代造物設計。

《設計》:設計師與非遺傳承人跨界合作時,有哪些傳統手工藝+現代設計的優秀案例?

宋瑞雪:Tord Boontje教授與Moroso品牌合作在非洲塞内加爾的項目Shadowy椅是與非洲的金屬工藝和顔色豐富的編織工藝結合而設計的戶外家具。設計師張雷的融圖書館,也收錄了大量的傳統工藝資料,為原創傳統手工藝設計提供設計資料庫。另外還有日本的很多設計師如柳宗悅、原研哉,對于傳統工藝都有着非常深刻的見解。

《設計》:傳統工藝在傳承以及當代化方面我們可以向日本學習哪些?

宋瑞雪:京都纖維大學的綱田榮造教授曾參與過工作站的項目,他在講座中提到日本革新傳統工藝采取了三種方法,一是通過設計圖案提高傳統工藝品的魅力;二是形成以地域文化體驗與非遺體驗為主的旅遊模式;三是研究怎樣培養擔負起時代重任的人才,并确保人才數量達到需要數量。

另外我還了解到,日本對工藝文化的重視比我們要早100年,從1920年起,日本就開始推行民藝,并在鄉村置辦相應的博物館,承擔對于地方群衆、商人或兒童的教育教化工作,并組織大型的博覽會促進銷售。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借鑒和思考的問題。

《設計》:對中國傳統美學和地緣文化的思考,是出于自己對這方面的熱愛嗎?

宋瑞雪:是的,我覺得設計的方向出于自身的熱愛是最重要的,另外對于設計師個人來說,反視傳統,審視自身,思考社會因素,慎思明辨也很重要。當然每個人的出發點都不同,比如自身感受,或者技術語境的思考、或者功能的實用性。但設計是多元的,無論哪種都是可以的。

《設計》:介紹下您關注的這些方面:思辨設計、家居産品、材料實驗。

宋瑞雪:設計本身是多元的,設計也擁有豐富的内涵、基礎和社會職能。而“思辨設計”中包含反消費主義,反思技術倫理,反思性别,身份,國籍的因素,同時促成設計、藝術、技術、倫理對話的一面。

“家居設計”是從産品設計的角度呈現對日常的解讀,運用精準的工業語言或者地域工藝語言,通過現代技術來解決産業、環境、生活中的問題。

“材料試驗”

每種材料都需要借助其相對應的工藝進行産品轉化,但在相對固定的工藝中又充滿了變量,這種變量和結果即稱為“材料試驗”。

《設計》:您如何理解作為設計師和教育者的社會責任?

宋瑞雪:“創造性思維”的工作方式在我的生活中最常見,即通過有限的物質和資料,延展、發散更多的可能,并尋找最佳解決方案。在教學中,每位老師也都有不同思考角度,互相之間既有互補又有充填。我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學習期間,最值得我回想的地方是在于她給我充分反思自身,回歸理性的機會,并且通過思辨來認識環境,學習獨立思維,并充分理解設計思考的工具。我理解社會責任這個詞,包含了這樣的層面,反思這個時代,并擁有獨立的判斷,然後再給予一定的回應,不盲從。另外的一種責任就是對于回應本身,究竟是回到本質還是停留在表面是一種個人選擇,這也意味着回到本質意味更繁重的工作,其中可能包含人們叙述、傳遞、思考、解決并促成社會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