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家人 > 屠呦呦: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屠呦呦: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時間:2019-09-24 分類:家人

俺就是波叔

最近,屠呦呦這三個字刷屏了。因為她即将進入課本。初中曆史教材《中國曆史》,小學課本《道德與法治》都對她進行了介紹。

此外,2019年的統編高中語文教材已确定将屠呦呦2011年的獲獎感言及同年發表的論文改編成課文《青蒿素:人類征服疾病的一小步》。

她和整個團隊的研究,不僅能解決青蒿素的抗藥性,甚至還能用于治療紅斑狼瘡,那個與艾滋齊名,号稱“不死癌症”的病。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翻開她的人生履曆,不難發現她這一輩子過得很“簡單”。

不是天才的科學家

1930年12月30日,屠呦呦出生在寧波。她的名字來自于《詩經·小雅》裡的“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或許是命中注定,從此她的人生和“蒿”有了不解之緣。

屠呦呦不是那種天才型科學家,她所有的榮譽都是慢慢積累而來的。讀中學時屠呦呦成績并不拔尖,但有個特點,隻要她喜歡的事情,就會努力去做。而她對醫藥的執着,是從16歲那年開始的。

那時,她不幸患上肺結核,不得不休學回家養病。整整兩年的病痛折磨,讓她決定要往醫藥方向發展。1951年,她考上了北京醫學院藥學系,當時是一個十分冷門的專業,基本上沒啥女孩子報這個專業。

屠呦呦的大學生活非常苦,整天埋頭背書、認藥、做實驗,連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終于熬到大學畢業,她被分配到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工作,又繼續每日實驗研究的日常。除了去參加兩年半的“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她幾乎從沒有長時間離開過研究所,就像長在研究所一樣。

科研就是一場比賽,比誰更有耐心,更能忍受寂寞。屠呦呦的人生,最好的青春年華,是在實驗室裡度過的。

不瘋魔不成活

在屠呦呦的世界裡,科研永遠是排第一位。

1963年結婚後,屠呦呦一心科研的作風沒有絲毫改變。家裡的大小事務,她完全應付不來,家裡買菜煮飯都是老公一手包辦。甚至為了科研,她成了一個“抛夫棄女”的狠女人。

1969年,屠呦呦接到國家“523”秘密軍事任務,要長期前往海南島。那年她39歲,兩個女兒大的4歲,小的1歲,正是最離不開媽媽的年紀。她老公當時受到文革的影響,被下放到“五七幹校”改造。但凡是個母親,這種情況下都舍不得丢下兩個孩子……等她完成任務歸來時,大女兒都不願叫她“媽媽”,小女兒更是認不出她。

在海南,屠呦呦看到最多的是死亡。在死亡威脅的籠罩下,屠呦呦毫不畏懼,帶着自己的團隊,走訪島上每一個村莊,收集當地人口口相傳的治療瘧疾的方法。

除了民間藥方,整整三個月,她不是外出走訪,就是埋頭古籍,尋找抗瘧藥物的線索,最終她編寫出以640種藥物為主的《抗瘧單驗方集》。然而,這隻是個開始,接下來就是上萬次的實驗,看看這些藥究竟能不能對瘧疾起效。

1971年6月,将近3年的失敗試驗後,屠呦呦才看到一點點成功的曙光:青蒿的乙醇提取物對瘧原蟲有一定抑制作用。但很快又再度陷入僵局,青蒿對瘧疾的抑制效果不明顯。

很多人都想放棄了,但屠呦呦不願意。整個項目組試驗了一萬多種藥物,才發現一丁點希望。再怎麼難,也要跟青蒿死磕下去。或許是屠呦呦的堅持打動了上天,她偶然間翻閱古籍,找到了一絲靈感——或許是高溫破壞了青蒿的活性成分。

終于在1971年10月4日,經曆了190次失敗之後,屠呦呦科研組在第191次低沸點實驗中發現,以低沸點溶劑乙醚來提取有效成分,能夠明顯提高青蒿防治瘧疾的效果,也能大大降低其毒性。

為了加快試驗進程,屠呦呦以身試藥。試藥成功後,她們又開始對在森林感染瘧疾的工人進行測試,實驗者在服藥30小時内便退燒,血液中的寄生蟲消失。

成功了!1972年,屠呦呦和她的同事們在青蒿中提取到了青蒿素。之後,在很長的時間裡,屠呦呦一直緻力于青蒿素的抗藥眭研究。

“我不習慣這些場面上的事”

可以說,青蒿素的發現是一項改變世界的發現,救人無數。

但青蒿素發現後,屠呦呦隻獲得了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發明獎二等獎,分到了200元獎金。對此,她從不在乎,科研的魅力,在于它不斷挖掘、發現新事物的過程,科研成果帶來的一切,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2015年,屠呦呦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獎金約300萬元人民币,她直接就拿出200萬元,成立屠呦呦創新基金,用于獎勵年輕科研人員。

這一遲到的國際認可在國内引發的,除了自豪、興奮,還有不絕于耳的争議:“不能把團隊的成果歸于一個人”“把獎頒給她一個人,對項目的其他參與者不公平”……

面對波濤洶湧的質疑,換了别人肯定要開個新聞發布會什麼的,“解疑釋惑”、“澄清是非”。但屠呦呦出奇淡定,躲進研究所繼續自己的研究。她可以頂着烈日跋山涉水去走訪疫區,卻無法和各路媒體記者談笑風生。

從她39歲接到任務那天起,她的一生似乎隻為了這一件事而努力着。在她心裡,科研才是第一要務,其他都不重要。如今,作為一名89歲老太太,她對于科研的熱忱從未減退。

前段時間,她終于再一次冒頭了。她和她的團隊宣布,他們延長了青蒿素的用藥時間,解決了“青蒿素抗藥性”這一世界級難題。而且還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狼瘡效果獨特。

或許對于健康人而言,很難想象這項研究成果意味着什麼,但是對于所有紅斑狼瘡患者來說,這個發現簡直就是救星!

紅斑狼瘡被稱為“不死的癌症”,雖然此病不一定造成直接死亡,但卻可以讓人生不如死。嚴重會毀容,還會影響内髒系統、呼吸系統等問題,甚至影響生育。目前沒有徹底治愈的途徑,唯一的治療方法就是長期眼用糖皮質激素藥物。但服藥後,患者會因為激素糖變胖,皮膚變薄,毛發增多,一旦停藥極易複發。而屠呦呦和她的團隊改變了這一局面。

在屠呦呦的身上,我們看到一種與生俱來的執着,一種無關歲月的從容,一種神奇的力量:一生隻為一件事着迷,不為名利,不圖錢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