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高中生·青春勵志 > 百态

百态

時間:2019-09-24 分類:高中生·青春勵志

謝約索

大人常道,出了學校,踏入社會,你才會曉得人之百态。其實不然,百态之相可就近而觀。

進入高中已有一年,好奇之心泯于時光的洪流之中,但在尋常瑣事裡時常能發現妙趣。

剛入學即得兩同桌和兩後桌。女同桌賢淑優雅,寫得一手好字,畫畫也不在話下。她非常靜,很面善,臉上總是在笑,見人就笑。我們疑心她應該有腹肌,可惜跟我一樣沒有。有人說我是笑的幅度太大,那她應該是笑的幅度太小吧。男同桌頭頂狀若一鍋泡面的頭發,老師問其是否燙發,其一口否認:“它是自然卷。”他酷愛曆史,曾抱一部《全球通史》研讀。我和女同桌對這一行為肅然起敬,之後每每做完曆史卷子,總要找他核對答案。

兩後桌被我戲稱為“黑白無常”。一後桌白裡透紅,像演小生的,十幾天後就因太會講話而被調離。新換來的和另一後桌仍可稱為“黑白無常”。他看着十分正經,一臉嚴肅,好像天生不會笑,宛若一位成功人士。因此,我笑稱他為“胡總”。另一後桌,精瘦黝黑,喜看書,自認極有品位,我和同桌輕易不敢惹他。為了區分,我們叫“胡總”為後桌A,叫他為後桌B。

日子漸長,更讓我領悟了古人之語:人不可貌相。某日下課,課間不知怎麼讨論起語文課本插頁的四位古人像。同桌模棱兩可,沒有說其中誰最帥。後桌B非要和我争論荀子和東坡哪個“更帥一籌”。他挺前者,我捧後者,雙方進行拉鋸戰。忽聞後桌A把下巴埋于雙臂間,發出“嗤”的一聲。我們原以為他有高見,哪知道他第一次咧嘴一笑:“哪有我帥?我最帥。”後座B“幡然醒悟”,轉而支持他。我們也隻能“唾棄”後桌A恬不知恥。結果,他自誇的行徑越發誇張,每當我和同桌講起某某人,他總要插一句:“有我帥嗎?”

後桌A還極愛唱歌,尤其愛唱《過火》,“一言不合”就開唱。作業寫出激情時,他開始晃動椅子,那一定是要唱了。同桌微笑以對。我轉頭斥他一聲,反倒引起後桌B的不滿:“你知不知道十佳歌手裡那個×哥唱的歌都是我選的?”“難道得獎了?”“可惜評委沒讓他進,多好的歌!來,《××》會唱嗎?”後桌A随即放聲歌唱。

我認為後桌A和後桌B演二人轉,那一定能大獲好評。

女同桌和我的畫風全然不像我們身後的兩個人。女同桌說話小聲,為人和善,性子溫和。一直以來都是我一個人不定期地放肆,女同桌則會疾呼:“冷靜!你坐下!”

我倆“感情穩定”,偶爾她畫幅小畫,我哼支小曲,陶冶陶冶情操。可惜,她自熟識我以來,覺得我連唱歌都不怎麼正經。直到如今,女同桌依舊“外細内糙”。認識她的,覺得多麼安靜;了解她的,譬如我,就曉得什麼叫“一陽指”了。

可惜光陰似箭,箭箭穿心;日月如梭,梭梭滴血。因修習的科目不同,我們各自分離,但回顧往昔,不正是日常生活百态嗎?

一個百态的分離,又會有一個新百态的形成。生活處處百态,用心察于其中,确實可就近而觀之。

唯願百态之中,品學俱佳,頭角峥嵘。

(作者系浙江省溫州市永嘉中學學生,指導老師為潘文龍)

(責任編校曾向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