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故事會 > 要債

要債

時間:2019-09-22 分類:故事會

顧章玲

華軍考上了大學,這是多大的喜事啊,可他卻要哭,因為沒錢上學。媽媽說:“軍子,你盡管上學去,媽能掙到錢的。”華軍不肯,自個兒成年了,又怎忍心再讓瘦弱的媽媽吃苦?

大夥七拼八湊地也湊了不少錢,可還是不夠,就在這時及時雨來了。來的是老黑牛,老黑牛姓牛,住在村東首,一輩子沒結過婚,因為他總是黑着臉,從來不笑,脾氣特臭,說話總像吃了槍藥,所以大夥總叫他老黑牛。他平時不招人待見,個個見了他離得遠遠的。

老黑牛走過來,不耐煩地喝道:“哭什麼哭?大男人掉貓尿還要不要臉?看,我帶了什麼來?”

老黑牛說着,往桌上扔了一個四角方方的紙包,有人一臉狐疑地打開一看,随即一聲驚呼:裡面是厚厚一沓大鈔!

老黑牛大模大樣地說:“這是一萬塊錢,軍子,夠你報名費了吧?還有,以後每月生活費我也包了。”

有鄰居好奇地問道:“老黑牛,你哪來這麼多錢?”

老黑牛一瞪眼:“哪來的?偷的!搶的!我大半輩子下來也沒個花錢處,積攢這麼點錢多嗎?你問得好奇怪!”

那鄰居給嗆得直翻白眼,華軍媽忙不疊地站起身,說:“他大伯,這可怎麼好、這可怎麼好?軍子,快謝謝大伯……”

華軍站起身,正要緻謝,老黑牛一擺手,硬邦邦地說:“謝什麼謝?這錢我又不是借你的,更不是送你的。”

大夥齊刷刷一驚,隻見老黑牛背過臉,冷冷地說:“這錢,我是放給你的,到期除了本錢,還要給利息的,懂了吧?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隻要我高興,我随時可以把錢要回來。聽着,愛用不用,随你!”

屋内一下子冰似的冷,衆人眼裡甚至射出怒火來,人家娘兒倆都到這般田地了,你老黑牛還趁機收利息,太沒有人情味了!

華軍媽第一個反應過來,忙賠着笑說:“收點利息那是應該的、應該的,大伯你的錢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不是?”

于是,在衆目睽睽之下,華軍打了個欠條,老黑牛讓華軍特地注明,他老黑牛可以随時要回錢。眼瞅着老黑牛收金子似的收好欠條,華軍悲憤交加,說道:“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

老黑牛問道:“你說什麼?”華軍傲然回道:“沒什麼,說了你也不懂。”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大學生活五彩斑斓,可華軍依舊如高中時代一樣清苦和勤奮,甚至更苦。老黑牛每月月頭雷打不動地彙一千塊生活費過來,可華軍還想多掙些,所以兼職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華軍當然也想跟同學們一樣浪漫潇灑,可他不能,因為家裡媽媽還在辛苦地勞動,更因為老黑牛時不時打電話過來威脅要錢。

這天,有同學喊華軍出去聚餐,說是AA制,華軍從沒參加過這樣的聚會,盤算也不需要花費多少錢,一時心癢難耐,就興奮地答應了。誰知剛要動身,老黑牛的電話來了,他粗聲粗氣地說:“軍子,幹嗎呢?你沒有亂花我的錢吧?”

華軍很生氣,當即不客氣地回道:“我亂花不亂花關你什麼事?你既然借給了我,那錢就屬于我的!”

老黑牛一聽嚷了起來:“喲喲喲,軍子,你這叫什麼話?錢是借給你了不錯,可欠條上寫得明明白白,那錢我随時可以收回來的,你如果瞎花,我以後可就不彙錢給你了,讓你媽自個兒苦去,還有,我還要跟你媽要錢。”

華軍一聽,氣得血往上湧,可又沒法駁倒老黑牛,因為人家說的全是對的,他不彙錢的話就苦了媽媽,再說,萬一老黑牛跟媽媽逼債,那不是要媽媽的命嗎?老黑牛這是捏着自個兒的七寸呢,老怪物!

華軍心裡這麼罵,可嘴上已軟了下來,低聲說:“大伯,我是逗你哩,我馬上就到教室自習,放心,我不會瞎花錢的。”

華軍挂了電話,同學喊他:“華軍,可以出發了。”他轉過頭,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我不去了,我還有事。”

一晃華軍大學畢業了,因為成績優異,他順利地被一家實力雄厚的大公司聘用了。這時老黑牛依舊不停打電話過來要錢,華軍絲毫不敢懈怠,憑着自己的勤奮,慢慢在公司嶄露頭角。

很快,華軍就攢足了錢,可以還借款了。一想到能還上老黑牛的錢,華軍興奮極了,套在頭上多年的金箍終于可以扔到太平洋了!

于是華軍連夜趕回家,回去既是還錢,也是接媽媽來身邊,媽媽終于不用那麼辛苦了。

可是,在他說出欠老黑牛的賬目數字時,媽媽搖搖頭說:“不對不對,咱家欠不了老黑牛這麼多錢。”

華軍說:“我每月月頭收到老黑牛一千塊錢,我都記賬的,一分錢也不會錯的。”

媽媽聽了,用手捋捋花白的頭發,說:“軍子,媽跟你說實話吧,你開學報名時的一萬塊錢确實是借牛大叔的,可上學後的錢是媽給牛大叔讓他彙給你的。媽之所以這麼做,隻是想給你一點壓力。可我每月隻給他五百,他卻彙一千給你,牛大叔說怕你吃不飽,所以每月墊上五百。”

華軍心裡百感交集,剛想去看望牛大叔,卻得知了一個噩耗:老黑牛去世了!

一位老叔公掏出兩張紙來,對華軍說:“軍子,老黑牛留下兩張紙,一張是你打的欠條,還有一張是遺書,你看看。”

老黑牛在遺書中寫道:軍子,我其實一直有病,所以臉才那麼黑。那筆錢我本來想用來治病的,可又想,我反正也沒多少年可活了,所以借給你。我之所以對你這麼無情,是怕你不用心上進,所以狠下心逼你。你媽媽拉扯你長大不容易,你一定要成材報答她!至于這筆錢,軍子,你全權處理。

華軍淚流滿面,拿着遺書的手顫抖不止。

(發稿編輯:王琦)

(題圖: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