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讀者 > 網絡初年的中國故事

網絡初年的中國故事

時間:2019-02-24 分類:讀者

不太老

1997年。

福建某大學的文科某專業,迎來了一名新生,她叫何婷芳,來自龍岩山區。開學不久,她生病了,醫院診斷為“神經膠質瘤”,很難治。她的父母本來就是窮困農民,送女兒上大學已經傾盡所有,生病後,能借的錢很快都借了,且用完了。

杯水車薪。何婷芳的病情急劇惡化,生命垂危。她所在的系的學生會主席H,社會活動能力非常強。他找到學校的著名中文學者、文學評論家孫教授,手寫了一篇救助信。

那天福州下雨。他拿着這封信沖進雨中,來到當時的福建電信。福建電信當時有個BBS,發帖的人并不多,當時一天有10個帖子已經算很熱鬧了。

當時,中國開通互聯網公共服務才2年多。全國網民剛剛突破100萬人。新浪要2年後才成立。“上網”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但他還是想試一試。

他當時并沒有電腦。那時,電腦才剛剛開始進入百姓家,比較有錢的人家才有。那時,也沒有能上網的手機。那年,我的大哥大價值2.8萬元,全福州也沒幾台。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執拗地覺得,網絡能救他的同學。

福建電信的員工看到孫教授的求助信和濕淋淋的H,非常感動,很快把這封求助信發到了網絡上。

26分鐘後,天慢慢黑了下來,我忙完一天的工作,開始浏覽網頁。我看到了這封求助信。我回帖說,我去看看。

然後我也沖進了雨中。當然,我是開着車沖進了雨中。

福州是個不大的城市,對這兒我了如指掌,很快就找到了何婷芳的病房。我見到了她的父親和同學們,并且很快就了解到信息屬實。我身上帶着幾萬塊錢,一部分給醫院,付清了欠費和規定的預付款,一部分直接交到何婷芳手裡。我說,不要放棄治療,我明天還會來,每天都會來。

回家後我想試試網絡到底能有多大用,就發起了募捐。

當時這件事并不容易。1997年,隻有一種銀行卡——招商銀行一卡通,可以遠程轉賬。而招商銀行進入福建,還要等上3年。一網通實現網上支付,還是2年後在8848實現的。而銀聯,要再等5年才誕生。這5年裡,你去超市都能看到一大排POS機——每個銀行一個。馬雲還在做“中國黃頁”,馬化騰還在打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都還是很遙遠的事情。

除了郵局彙款,并沒有其他辦法轉捐款。募款人每天要拿着郵局送來的彙款單,到郵局去取出現金。

現在來看,這風險好大。募款的人跑了怎麼辦?

大家那時一緻推舉我來收捐款。他們一緻認為,打死我都不會跑。

我說好吧。不過我有個條件:成立一個委員會,訂立一些規矩,一起督管這筆錢;彙款單大家一起登記,錢我去取出,存入另外一個專用存折;捐款的使用,委員會一緻通過才可以劃撥,原則上隻能用于何婷芳的治療和康複、營養費用。

沒想到,這個委員會一直到十幾年後才完成使命,徹底解散。

這個委員會有我,有一名志願的律師,一名會計師,還有一名同學代表——你們一定猜到是誰了。

奇迹發生了。很快,雪片般的彙款單紛至沓來。30萬元!真金白銀。

更多的奇迹接連發生。這個奇迹被當時發行量巨大的《電腦報》《中國青年報》乃至《人民日報》報道後,好運連續降臨。

當時北京天壇醫院的王忠誠院士,是中國最牛的神經外科專家,同意為何婷芳遠程診療,免費。

當時的網速處于K而不是M時代,蝸牛爬一樣。福建電信奇迹般地很快搭建了遠程診療支撐系統。聽說這個系統一直用到現在,拯救了無數生命。當然,設備已升級許多次了。

王院士遠程診斷以後說,隻能送來北京了,我親自做手術,免費。

廈門航空提供了免費機票。

我的一個極為要好的朋友,将門之後,提供了在北京的所有後勤服務,包括當時少見的奔馳商務車。為了擔架可以進去,他拆掉了車上的豪華座椅。

天壇醫院,協和醫院,博愛康複醫院,一路綠燈。去時奄奄一息被擡上飛機的何婷芳,來時自己蹦蹦跳跳走着下飛機,回到了福州。

何婷芳順利完成學業,成為一名她向往的鄉村教師。

多年後,何婷芳因為意外身亡。H代表我們大家去送了她最後一程。然後提起,賬上還有一些錢沒有開支完,問我們怎麼辦。我提議,交給她家裡,請大家表決。

一緻通過。每一分錢,都下落清楚。

網上救助,我們可能是第二例。網上募捐救助成功,我覺得,我們是當仁不讓的中國第一例。

而且一點兒糾紛都沒有發生,每一分錢的下落都清清楚楚。

年紀輕輕的H,是這個傳奇中最關鍵的一員。

他現在的網名廣為人知——花總。

他頗有幾個兄弟。比如,我。

(入 忘摘自作者的微博,劉程民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