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詩潮 > 春天裡的叙事[四章]

春天裡的叙事[四章]

時間:2019-09-24 分類:詩潮

小睫

告别與新生

這是一場盛大的告别。

草木交出土地,花朵交出枝丫,時間交出流水,我交出身後所有的流年。

西風漫卷,把一切與陰暗有染的事物風卷殘雲。東風啟程,帶上孕育希望的種子,沿途播撒。

時間放下惆怅,不再霧裡看花。忘記舊恨,那些被汗水浸泡出斑斑鏽迹的記憶,體内堆積如山的心事。

輕盈多麼美好,想象可以生出翅膀,舒展身姿,擁抱晨昏。

你看,被歲月深埋的愛,褪去厚厚的繭,長出好看的芽兒,隻待一聲溫暖的呼喚,就會破土而出。那些浪迹江湖的人,咽下曾經滄海的苦難,再一次重返有你有我的人間。

淚水澆灌的心田,被第一縷陽光照耀,與向日葵一起面向太陽。

天地澄明,日月捧出清風,雲朵獻上潔白,天空挂滿花朵彩色的夢。

一場大雪為人間鋪滿聖潔。江南的小橋流水人家躍然眼簾,幹淨的斷橋必将挽留些許神意的殘雪,為再次千年相遇埋下詩意的伏筆。

我需要打掃陳舊的寒舍,那些躲藏于角落的嘆息,隐藏于書本的寂寥,散落于時光中枯萎的念想。

折幾枝梅插入瓶中,供養一盆蘭花,寒蘭或春蘭,添一縷香。無需濃烈,清淡宜人就好。無需追逐繁花三千,隻要吐氣如蘭。

清晨,推開窗。

那些披着新衣的詞語,景緻,光陰……

紛至沓來。

旅途,需要跋山涉水

浩蕩。

吹落萬物身上的塵埃,回到嶄新的起點。

時間閃着銀質的光,天空映着真實的人間,日子的河岸楊柳萬千,我和你再一次走過三百六十五個黎明與黃昏。以悲歡,以離合。

一些物事于身後漸行漸遠,它們被時間拔掉身上多餘的刺,風雨後越發溫潤。

逐去妄念的思緒是嶄新的,柔軟,輕盈,可盤旋而上,亦可筆直飛翔。

旅途,需要跋山涉水,熱血湧動,甚至淚流滿面。

不遠處,溫暖的燈光已經點亮,母親的笑容依然慈祥。為此,我始終走在回家的路上,即使這條路已成為思念的永恒。

大地遼闊。

總有腳印生出枝節,我卻怎麼也走不出你的滄桑,你的寂寞,你的冷,你的暖,你的胸膛。

那麼多人愛上你的果實,你的甜蜜,我獨愛你的累累傷痕,半掩的容顔,羞于吐露的苦澀。

折去身上多餘的枝丫,讓身後的腳印盛滿月光。

月亮灑下清輝,将人間的破碎照成圓滿。

你看,前方還有那麼多的良辰,需要共赴。

此刻,它将與鼓瑟、歌聲、洪福、煙花、杯盞一起,寫下一個碩大的圓。

早春,意念中的村莊

時間有情,彌合大地縱深的傷口。時間亦無情,讓新事變成舊事。

穿過日子的流水,彙入詩和遠方,成為記憶的海。

早春,空氣中彌散着小小的冰晶,這些堅硬的水,令一些急于打開的心思收攏欲飛的翅膀,花朵連同它們尚未打開的夢想止于一場雪,枝丫上的梅卻懷抱小歡喜。

二月,大地遼闊,天空高遠。

那些飄浮于生活之上的憂郁尚未散盡,花紅柳綠還隻是一個行走在季節路上的想象。

色彩躍躍欲試,大步向前,沖破冬天遺落的冷的禁锢,披荊斬棘。

被時間簇擁着前行,放下如影随形的重,抓一朵白雲填充身體的虛空,與春風一起迎接第一場春雨,第一叢綠意,第一朵花開,第一聲鳥鳴。

馬蹄聲聲,由遠及近。

春風得意。

不遠處,桃花掩映下是久違的村莊。

春天,一場回眸的雪

來得剛好,于眼神的左顧右盼之中,于身後覆蓋生活中此起彼伏的亂象。

此刻,與冬天有關的情節被續寫,裝裱。潔白終于成為動詞,給你,給我,給我們共同的期待與堅守。

那些閃亮發光的可是夢裡飄落的星子,踽踽獨行的精靈?

該如何親近你,就像多年前你親近我,賦予我另一個名字。

一場突然而至的雪,令萬物懷抱聖潔,春天被自上而下,從左到右,洗滌。一些快速升溫的物事,瞬間安靜下來,它們在雪的眉宇間、飛舞中停下急匆匆的腳步。

路上,那些幹澀的腳印,漸漸飽滿起來,

悄悄地,靜靜地。

回眸一笑,解開人間千愁。

不借助風的翅膀,不愛三千繁花,隻愛這無垠的夜色,赴一場情感的盛宴。

即使交出有形的六角,回到最初的無形。

[特約組稿:藍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