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詩潮 > 桑格格的詩[組詩]

桑格格的詩[組詩]

時間:2019-09-24 分類:詩潮

桑格格

離開櫻花

有人拖着行李箱從

櫻花樹下走過

他沒有擡頭看

行李箱那麼大,估計

走的時間不短

看來,在櫻花盛開的時候

離開這件事

是他自己決定的

去過北方

走在雨後的路上

江南濕漉漉的傍晚

身後有兩個農民工穿着

帶着泥土的工作服

他們邊走邊聊天

一個問你去過北方嗎

另一個回答說去過

最遠到了烏魯木齊

坐火車累人啊,站了50多個小時

問的人感歎要那麼長的時間啊

那個去過北方的人“嗯”了一聲

我慢下腳步想聽他繼續說

但是他們在路口過街了

最後一句話,聽見的是

現在用不了,火車提速了

山上的生活

看一首詩裡寫

鄰居唐明修待在山上

和他的兩隻鵝,三隻雞,一隻狗

我暗自想了想

覺得不夠。我如果在山上

想要兩隻鵝(這個和唐明修一樣)

但是雞要六隻,不,八隻吧

兩隻公的踩蛋,六隻母的下蛋

狗要兩隻吧,就一條狗

保衛力量稍顯薄弱

再來一頭牛好不好

牛貴,不好意思要兩頭

羊就算了,豬也算了

如果有也可以

再要一個人吧,可不可以

皂羅袍

早起天氣好

打開笛子錄音伴奏

想練練嗓子

來一段好久不唱的“皂羅袍”

當唱到“良辰美景奈何天”

那個高音處的“奈”時

有敲門聲,打開

站在外面的是快遞小哥

他低頭帶笑,不敢擡頭

羞答答地說:我

來取快遞

不要在下雨打雷的時候站在樹下

在半山的桃花亭

打坐,說是打坐

一次也沒有體驗到

他們說的那種很厲害的

境界,估計很難

大部分時間我就是

盤腿坐着耍

今天有點不同,因為

我打坐的時候

想起來小安姐的一句詩

大意是,我往前狂奔

心裡懷着三種狂喜

睜開眼睛,看見對面山上

布滿了這句詩

接着,我就想哭

四下無人,可以哭

哭了一陣,想起周總理

對值班的警衛員說

下雨打雷時候,不要站在樹下

半山

坐在半山腰

看書,背後傳來說話聲

三個老人相扶相攜

慢慢走下來

老先生問,你是三七年的嗎

老太太說哪裡,我是三八年的

怎麼是三七年呢

他們一邊說話,一邊

小心地側着身

終于走到了平路上

三個人又轉身

望一望

這條走下來的台階

放松

走在路上

突然停下來

調整了步伐

因為想起

有種放松的走法

想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