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傳奇·傳記文學 > 白骨精

白骨精

時間:2019-09-24 分類:傳奇·傳記文學

餘顯斌

老奶奶白發如雪,皺紋堆壘,看上去至少有八十多歲了。她穿着破爛的衣服,顯得很孤苦的樣子,臂彎挎着個籃子,裡面裝着一籃子雞蛋。

看到我走過來,她沙啞着嗓子問道:“警察同志,能幫幫忙嗎?”

我一笑,忙道:“好啊。”

她說,她從鄉下來,提了雞蛋想送給孫媳婦。孫媳婦生了個大胖小子,得補。說到這兒,她長歎一聲道:“唉,人老了,沒勁兒了。”

我笑笑,接過籃子提着,另一隻手扶着她。

正在忙着警戒的小王見了我,酒窩一旋,招呼道:“隊長,沒休息啊?”

我搖着頭說:“沒有。”

前兩天,我們臨滄市剛剛破獲一個案子,作為骨幹,局長說辛苦了,讓我休息幾天。可是,聽說“白骨精”又準備行動了。“白骨精”是一個狡猾的販毒分子,據内線反饋,是個女子,可從未以真面目示人。因此,局裡忙碌起來,設卡,檢查過往的可疑人物,我又咋能在家裡待着?

我叮囑小王:“仔細着點兒,别讓‘白骨精逃了!”

小王歎口氣道:“這個‘白骨精,唉,真狡猾!”

老奶奶聽到了,問:“你們在說《西遊記》啊?白骨精怕啥啊,有孫悟空啊!”

小王和我都笑起來,告訴她,我們不是說《西遊記》裡的白骨精,是說一個人。老奶奶哦了一聲點點頭。我笑着問:“老奶奶,你也看《西遊記》啊?”老奶奶說是啊,接着絮絮叨叨地告訴我,白骨精不管咋變化,都讓孫悟空看出來了。

我說:“是啊,孫悟空有火眼金睛啊!”

我一邊說着,一邊扶着她走過警戒線。然後,我放開手,提着籃子在前面走,她在後面跟着。走了一段路後,一輛警車停在那兒,是我的。我将後備箱打開,将籃子放進去,咚地一聲關上車蓋。

她一愣,道:“幹啥?”

我笑着說:“老奶奶,我送你去你孫子家。”

她說不了,她孫子家不遠了。我笑着将她拉上車後座,告訴她,這兒我熟悉,她孫子家在哪兒,我送。她感激地一笑,告訴我,她孫子在前面的“禦園小區”住,我隻需将她送到小區門口就可以了。

我答應一聲,開着車就走了。

太陽很大,我将車玻璃搖上去,遮住陽光,也遮住了蟬鳴。

走了一會兒,車子停下,我對她說:“到了。”

她下車,四處望望道:“這是哪兒啊?”

我告訴她,這兒是公安局。她愣了愣,告訴我,她孫子不在這兒住,是在“禦園小區”。我說我知道,但是,天太熱了,我怕她中暑,特意帶她到這兒喝口茶洗把臉,再送她去孫子家。她說不熱,不需要洗臉。這時,小王和其他幾個警察都回來了,我說:“小王,給老奶奶洗個臉。”

小王笑着說:“好嘞。”

她打了一盆水,對老奶奶說:“來,老奶奶,我幫你吧。”

她說着,用毛巾沾了水,給老奶奶細心擦拭。不一會兒,老奶奶不見了,一個女孩站在我們面前,眉眼青蔥,唇紅齒白的。小王瞪大眼睛道:“真是個女子啊?”

我說當然。我問小王,以她的感覺,這女子應當是誰?

小王眨着眼睛笑着說:“千變萬化,不以真面目示人。”說到這兒,她回頭對女孩笑着道:“美女,我猜出來了,你是‘白骨精。”

女孩臉紅了,水汪汪的眼睛裡噴出怒火來:“什麼‘白骨精,你們抓不住毒販,想用我搪差啊?”這一刻,她的聲音不沙啞了,很清亮,露珠一樣。

小王望着我道:“隊長,證據呢?”

我打開後備箱,拿起籃子裡的一個雞蛋扔在地上,雞蛋破了,裡面不是蛋黃蛋清,是白粉。女孩臉白了,轉身準備逃跑。我早有準備,撲上去,咔嚓一聲,将一副锃亮的铐子铐在她的手腕上。

她低下頭,終于承認自己就是“白骨精”。

小王事後問我:“隊長,你咋識破的?”

我告訴她:“一個八十多歲的貧困老太太,身上不可能有香水味。再者,後面有一段路,我并沒扶她,有意識地大步走着,她竟能跟上。所以,我就懷疑她了,發出信息讓你回來幫忙。”

小王再次虛心請教:“如果洗臉後,果真是老太太呢?”

我呵呵一笑,告訴她:“那說明我猜錯了,趕緊道歉啊。”

她吐吐舌頭,笑了:“你火眼金睛是假的,是水貨。”

我告訴她,這“白骨精”可是真的,貨真價實。

〔本刊責任編輯 袁小玲〕

〔原載《東方劍》2019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