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傳奇·傳記文學 > 五斤花生(原創)

五斤花生(原創)

時間:2019-09-24 分類:傳奇·傳記文學

李偉明

晚飯後,吳小丁接到三叔從老家打來的電話。三叔興奮地說:“村支書木生寶栽了,不但被開除了黨籍,聽說還要坐牢哩!”

說到木生寶,吳小丁還是有印象的。在村裡,木生寶家也算是顯赫之家了。這得從木生寶的父親老木根說起。老木根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就是村裡的支書(當然,那時叫“大隊書記”),一直當到90年代,才把位子“讓”給了自己的兒子木生寶。木生寶年紀比吳小丁大些,吳小丁還在讀書時,木生寶就已經光榮地走上了村領導的崗位,所以,他們打的交道并不多。印象中,年輕時的木生寶總是腆着肚子背着手,一副躊躇滿志的模樣,尤其是他用眼睛瞟人的神态,那是一種怎樣的驕傲!多少年過去,吳小丁走出山村,也算是閱人無數,其中不乏層次較高的人士,可就是沒看過比這更自負的眼神。他實在無法理解一個村幹部憑什麼擁有那種高傲。

吳小丁知道,三叔對木生寶一家向來充滿怨氣。其實,三叔和木生寶之間并沒有什麼重大過節。但是,木生寶的父親老木根就不同了,他甚至可以說是改變三叔命運的人。

提起老木根,村裡人都知道“五斤花生”這個說法。換句話說,如果村裡編一本詞典,它是必收的一個詞條。

改革開放前,老木根是實實在在掌過大權的人。雖說村級書記職務不高,可是對那個年代的村民們來說,那也跟土皇帝差不了多少。由于掌權太久,老木根的權威不容置疑,他在村裡向來說一不二。尤其要緊的是,那年頭,村民們家裡辦事情,好多都離不開老木根手上掌握的那枚公章。老木根當然不是好相與的人,找他辦事,是有“規矩”的。老木根的“規矩”,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蓋一次公章必須“進貢”五斤花生。

五斤花生,放在現在來說,那算個什麼事?可是,在那個連吃飯都成問題的年代,偏偏就有人被五斤花生難倒。三叔就是這樣的一個。

那一年,三叔因為在同齡人當中文化潛質突出些,獲得了推薦上大學的機會。機會是給了,但事情卻沒那麼簡單,按慣例,三叔家裡得給老木根送五斤花生。三叔家當然高度重視,舉全家之力落實這事。可是,偏偏那年天公作祟,全縣的農作物收成都不好,三叔問遍所有親戚,才勉勉強強湊到三斤半花生。

老木根是講“原則”的人,收禮也是“一口價”。不管三叔怎麼懇求,他就是不為所動,到後來,連門也不給開了。就這樣,三叔錯過了一次跳出農門的機會,而且此後再沒碰到這樣的機會,隻好老老實實在村裡做一輩子農民。

從此,三叔恨老木根入骨。老木根年紀大了,在書記位子上退下後,三叔恨屋及烏,連帶對他的繼任者木生寶也毫無好感,經常公開罵他們是“父子貪官”。

三叔倒也沒冤枉他們。木生寶接過父親的位子,同時也傳承了“五斤花生”的家風。當然,這個時候,“五斤花生”早已被他們家賦予了新的内涵。具體進化成什麼内容了,吳小丁因為久不在老家,不是很清楚。聽村裡人說來,版本頗多,也不知哪個是“标準答案”。

電話裡的三叔越說越起勁。原來,為了進一步了解木生寶到底犯了什麼事,三叔聽到傳聞後,竟然罕見地像個閑事佬一樣,到鄉裡和縣裡多方打聽、求證,終于理出了一個大概。事情說起來也簡單:前不久,縣裡在部分鄉鎮開展專項巡察工作,發現了木生寶收取低保戶好處費的事情。雁過拔毛的木生寶,甚至對村裡的孤寡老人也不放過,有的貧困戶因為像當年的三叔那樣湊不齊他需要的數目,眼睜睜地與低保失之交臂;而有的人則因為給他送了錢,家境寬裕也吃上了低保。縣紀委得到巡察組提供的這些線索後,對木生寶立案調查,結果又發現了他侵吞各種專項資金的嚴重問題……

“當年他們父子兩代吃了多少個‘五斤花生,現在,總算到了讓他們吐出來的時候了!”電話那頭,三叔還在興奮中。

〔責任編輯 周佳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