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傳奇·傳記文學 > 大學後面還有學

大學後面還有學

時間:2019-09-24 分類:傳奇·傳記文學

顧振威

焦毒的太陽火辣辣地照着,劉存德佝偻着腰蹒跚走着。汗水,很快将他的灰布小褂浸得像水洗過一樣。

往日這個時候劉存德正在工地上啃馍喝稀飯。工友們常到吉祥餐館聚餐,劉存德從沒去過,不是不想去,是不敢去。十多年來,供養劉立志上學花費了好大一筆錢,他哪有閑錢閑心去餐館奢侈?再有一個多月劉立志就大學畢業了,劉存德終于熬到頭了。今天,劉存德破天荒地要去餐館潇灑一回,好好地犒勞犒勞自己。

畢竟是奔七十的人,身子骨沒年輕時硬朗了,不是這兒酸就是那兒疼的,工地上又沒一樣輕松活,劉存德不想咬牙熬下了,就向包工頭辭了工作。結算了工錢,腰包鼓了,再去美美地飽餐一頓,就搭客車回老家和家裡人團聚。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日難,還是老家的熱炕頭睡着舒服啊。

外面驕陽似火,餐廳裡涼爽怡人,劉存德剛在餐桌前坐下,服務員就笑容可掬地走了過來。

劉存德的手機響了,是劉立志打過來的:“劉叔,還沒吃飯吧?告訴你個好消息,你聽了肯定高興得睡不着覺。”

劉存德一聽是好消息,蓦地心花怒放,笑逐顔開:“立志,啥好消息?是不是找到工作了?”

“劉叔,我考上研究生了,今天上午接到了錄取通知書。”

劉存德怔住了,顫着聲問:“考上研究生了?難道,難道大學後面還有學?”

“是啊,我研究生得讀兩年呢,每年得八千塊錢的學費。沒事我先挂了。”

劉存德呆呆地坐着。服務員問他吃什麼,劉存德搖了搖頭:“情況有變,吃不起了,我還是回工地吃吧。”

服務員闆着臉問:“一碗燴面也吃不起?”

“一碗燴面得十塊錢,在工地兩三塊錢就能吃個肚兒圓了。”

揉了揉酸疼的腿,劉存德又走在被曬化的柏油路上。

肚子餓得咕咕叫,劉存德勾着頭慢慢走着。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已故去二十多年的劉存才。

他和劉存才打小就在一起,好得能合穿一條褲子。存才咽氣前死死握着存德的手,哽咽着說:“立志是個苦命的孩子,小時沒了娘。存德,咱兄弟一場,你多吃些苦,好好供立志上學。你家裡窮,孩子多,負擔重。不讓立志上中學,一定讓他上完小學,千萬别讓他當個睜眼瞎啊!”

劉存德拍着胸脯保證:“放心吧,兄弟,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立志上完學。”

如今立志大學就要畢業了,又考上了研究生,在方圓十裡八村學曆最高。劉存德喃喃自語:“上吧,學曆越高,越有本事。上得越長,我越對得起我的存才兄弟。”

扪心自問,劉存德覺得他沒有愧對九泉之下的存才兄弟。

看到驕陽下的腳手架,劉存德感到新鮮的活力又回到了剛才還慵懶的身上。

工友們正蹲在樹蔭下吃飯,劉存德走過去,擦着臉上狼藉的汗,學着電影裡胡漢三的腔調說:“我劉存德又回來了!”

〔本刊責任編輯 袁小玲〕

〔原載《山東文學》2018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