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傳奇·傳記文學 > 送軍糧(原創)

送軍糧(原創)

時間:2019-09-24 分類:傳奇·傳記文學

童樹梅

大壯是八路軍的堡壘戶。這天遊擊隊隊長挑着一副擔子進了他家,說:“大壯,交給你一個重要任務,把這副擔子火速送到山那邊,擔子裡是軍糧,有200個烙餅,全是各村各戶的老百姓從牙縫裡省下來的。戰士們已經兩天沒吃幹的了,再不吃就抗不住鬼子了。大壯,這是個艱巨的任務,你能完成嗎?”

大壯知道山那邊正打大仗,幾天來炮聲一直轟隆隆地響個不停,可以想見仗打得有多激烈。此刻一聽隊長的話,他把瘦骨嶙峋的胸脯一挺,說:“保證完成任務!”

隊長一走,大壯才五歲的兒子小壯好奇地掀開了擔子上的老藍布,一看,立即手舞足蹈地尖叫起來:“有餅,好多好多餅!爹,我要吃!”

小壯說着就要動手拿,卻被大壯撥拉開。大壯虎着臉說:“不許吃,這是軍糧,懂不懂?”

小壯見爹兇他,小嘴一扁,哭了起來,越哭聲越大,越哭越傷心,這時媳婦說話了:“大壯,要不就給孩子吃一個吧,就一個,也不礙多大事的,再說小壯都多少天沒吃面了,天天吃菜團、山芋,小臉都綠了,再往後恐怕連山芋都吃不上了……”

大壯一看小壯的臉,果然又瘦又小,嘴都瘦得尖起來了,忍不住一陣心疼,可還是硬着心腸說:“不是我狠心,實在是不能吃啊,這是軍糧,我們吃一個戰士們就少吃一個,他們吃飽了才有力氣打鬼子。”

媳婦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來了,狠聲說:“大壯,你心咋就這麼硬?我餓死了無所謂,總不能眼看着這麼點大的孩子也跟着餓死吧?”

大壯聽了低下了頭,就在這時屋内老娘顫巍巍地開腔了:“都不許吃!就是一家子全餓死了也不許動一粒軍糧!”

一聽老娘發話,媳婦和小壯不敢哭了,老娘躺在床上好多天了,太虛弱了連床都下不了。大壯強忍着淚,挑起擔子就走,剛走兩步就被媳婦拉住了,媳婦往他口袋裡塞了兩個山芋。大壯忙說:“家裡山芋也不多了,你們留着吃。”

媳婦說:“你要挑着擔子趕遠路哩,不吃咋行?家裡你放心,還有幾個菜團子能湊合一陣子。”

大壯不再言語,開了院門剛要邁步,卻一下子愣住了,隻見外面烏泱泱的全是人,是鄉親們。他們個個面帶菜色,其中好幾個人還抱着孩子,可孩子個個有氣無力地趴在大人懷裡,一看就知道是餓的。

當先有人抱着個貓一樣大的閨女上前一步說:“大壯,剛才你們一家子孩子哭大人吵的,我們全聽見了。這個,我們也不多要,隻給一個餅子就行,你看,我閨女餓得實在不行了。”

這話一出,好多人一起上前說道:“大壯,我們也隻要一個餅子,我們可以不吃,但孩子餓啊!”

大壯一下子傻了,他心如刀紮,苦苦說道:“鄉親們,不能啊,這是軍糧,戰士們在前線還眼巴巴等着吃哩,他們要是被鬼子打敗了,我們還是一個死啊!”

鄉親們不吱聲,但也沒後退,空氣緊張得仿佛隻要遇着一點火星就能燒着了。就在這時大壯放下擔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說:“鄉親們,你們如果非要吃的話,我也攔不了你們,那你們從我身上踩過去拿餅子吧!”

大夥一愣,就在這時媳婦在屋裡喊了起來:“大壯、大壯,媽餓得昏過去了!”

大壯身子一震,可還是跪着不動,口中大叫:“給媽喂口吃的。”

媳婦帶着哭腔回他:“媽不肯張口……”

大壯扭頭大叫:“媽,你不吃,是要我的命嗎?”同時眼中熱淚長流。

這時大壯眼前的腳往後退了一下,再退了一下,然後所有的腳一起慢慢往後退。有人說:“大壯媽都要餓死了也不吃軍糧,我們卻要搶了吃,我們不是人,是畜牲。”

大壯擦了擦眼淚,挑起擔子就走。也不知走了多久,槍炮聲越來越近了,好像穿過前面的小樹林子就是,但大壯知道戰場還在山那邊。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可肚子越來越不争氣,一直咕咕叫個不停。

腿越來越軟,胃餓得實在難受,大壯撐不住了,便在樹林邊放下擔子,擦把冷汗,掏出山芋就咬。剛咬了兩口,忽然聽得耳邊有人低聲喝道:“别動,動就砍死你!”

大壯吓了一跳,慢慢回頭一看,是個蒙面漢子,那漢子又高又壯,手裡拿着一把砍柴刀,那刀卻在手裡抖個不停,顯然不是個慣匪,倒像是個初次打劫的村民。

漢子一把扯開擔子上蒙的布,随即歡呼一聲,拿出一張餅,掀起蒙臉的黑布,張嘴就咬,一口就咬下一小半。漢子一邊狼吞虎咽,一邊用刀指着大壯。大壯一掂量,知道自個不是他的對手,硬拼的話隻有死路一條,命丢了事小,丢了軍糧事可就大了。于是他開口說道:“這位大哥,你知道你吃的是什麼嗎?這是軍糧,山那邊戰士們正餓着肚子打鬼子哩。”

那漢子一下子停止了咀嚼,蒙着的臉看不清表情,隻聽出聲音驚訝極了:“你說這是軍糧?”

大壯點點頭,漢子看看手中的餅,再看看大壯手中的冷山芋,愣了一愣,然後把剩下的餅放回擔子内,又從口袋裡掏出兩個菜團子來,小心地放在擔子中,說:“兄弟,我糊塗啊,我實在是餓壞了,家裡人也餓壞了,這才做出不要臉的事。兄弟,原諒我!”說完跑進林子,不見了。

當大壯趕到戰場的時候,正好是戰鬥空隙,戰士們高高興興地吃起餅子來。大壯惦記着老娘妻兒,轉身要走,卻被連長拉住了。連長認識他這個堡壘戶,往他的口袋裡塞了三個餅子,說:“大壯,這樣的年月你們還能給我們送來餅子,為了省下來這些餅子,鄉親們還不知餓成什麼樣子哩……大壯,我們馬上要打仗了,你趕緊走吧!”

大壯不肯要餅子,可戰士們非要給,他隻得小心地揣好餅,一想到家中饑餓的人馬上要吃到餅子了,腳步不由得分外輕松起來。

戰士們很快又投入到慘烈的戰鬥之中,經過長時間的惡戰,再次打退了鬼子的進攻,可是戰士們傷亡不小,剩下的餅子也不多了。

就在這時,又有人挑着一副擔子來了,還是大壯!大壯的眼睛紅紅的。

大壯說:“連長,鄉親們家中實在沒有糧食了,大家東拼西湊,就湊了一點菜團山芋土豆什麼的,讓我送來。”

連長既高興又難過,說:“這可怎麼好?鄉親們又要挨餓了。”

大壯忽然大聲說:“連長,我不回去了,我要留下來打鬼子。”

連長有點驚訝,說:“不行,你家中有老娘有孩子,你得伺候你老娘。”

大壯低下頭去:“我娘……沒了!”

大夥大驚,問道:“怎麼就沒了?”

大壯把臉别過去:“我娘走後,我媳婦收拾床時,發現床裡邊有好多山芋,原來我娘把山芋全省下來了,難怪我娘一直下不了床,她是餓的啊……她餓了好多天,硬是把自個餓死了……”

大壯猛一擡頭:“我媳婦說了,‘你大壯不打死鬼子戴着大紅花回來,就對不起老娘!”

連長和戰士們一起哽咽起來,吼道:“不打敗鬼子,就對不起我們的老娘!”

〔特約編輯 缪 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