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 > 像生活,還是更像詩?

像生活,還是更像詩?

時間:2019-09-24 分類: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

程青

說到小說,我心中似有萬語千言,簡直要把饒舌主婦的本性暴露無遺,這八百字的篇幅哪裡夠呀?有讀者讀了《黎先生和黎太太》問我:“是真事嗎?”當然不是真事,是小說,純虛構的。

也許是我的小說寫得有點太真了,會讓人以為是直接從地裡拔出來的那棵蔥。其實真實對我來說,一層意思是還原故事和人物的背景,絕大多數情況下我把這個背景設置為當下,城市,也可以說就是現代世界;另一層,也是更深的一層意思,是塑造和雕刻人物的境遇和内心。我的主題就是人——人的生活,人的遭遇,人與人的關系,成長,悲歡,生死。他們關心什麼,我就關心什麼。當我寫小說的時候,他們是我的分身,我就是他們。

《黎先生和黎太太》裡的這對夫婦,家庭出身和教育背景都是相當不錯的,他們留學,有房有車,适齡結婚,而且生活富裕,婚姻美滿,家庭幸福,似乎各階層追求的理想生活的要素都能從他們身上看到,然而他們的腳下還是出現了裂縫,他們那份看似完美的生活坍塌了……這幾乎是小說的必然,主人公肯定要遇到事情,而且還要去面對。除了傳遞生活觀感和生存經驗,我最重視的還是要表現人在那個情形和時刻的感受和感悟。也許這就是你的人生,或者,至少你可以看看别人的人生。

我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寫小說對許多寫作者來說都是一件很有挑戰的事,同時也是一件很有追求的事,對我肯定是如此。所以我一次次試圖構造新鮮的人物和情境,運用内心積聚的最好的最具穿透力的能量。我力圖避免刻意去渲染關鍵性的戲劇時刻,也不會在所謂的精彩場景出現時故意放慢節奏,恨不得把每個字都變成慢鏡頭。在我的文學觀念裡,感觸、經驗、真相、謊言、迷惑等等各具魅力,它們構成小說世界的五彩缤紛,甚至現實生活中的罪惡和污穢,在小說中也會有被拯救被擦拭幹淨的可能。無論是寫作者還是閱讀者,都有可能在某些不經意的瞬間,通過小說敲開生活的硬殼。文學的寬大與溫暖正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