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 > 聽從你的直覺

聽從你的直覺

時間:2019-09-24 分類: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

宋尾

有經驗的作者大概都知曉一點,談論自己的小說多半是危險的:說多了,容易裝;說透了,無趣;說淺了,是露短。但我的創作經驗還不足夠豐富,所以我可以大大方方地說點什麼。

不知是不是長期在媒體工作的原因,在寫作上,我的目的性比較強,慣于“主題先行”。一般來說沒想透故事或是找到故事的結尾,我是很難開頭的。

而這篇小說,不要說結尾了,就連人物、故事框架都沒有。但我就這麼開始了。

吸引我啟動的是什麼呢?我想大概是一種直覺,或直覺的積累。

曾經媒體還蓬勃的時候,我也寫過好幾年專欄——既是一種資源的便利,也是一種經濟的實用補貼——至于主題,都是由自己選擇。我跟風撰寫過都市情愛,也另辟蹊徑,寫過古人的家居生活,包括城市寵物。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寫了另一組專欄:談狐論鬼。為了掙一點稀飯錢,差點把《聊齋志異》翻爛了。專欄很快爛尾了,但因此産生的閱讀并非是無用的。那時我就意識到,假如我要寫小說,至少擁有兩個很好的素材:一個是寫人與寵物;另一個,就是寫跟“鬼”有關的故事。畢竟,這兩樣符号都擁有極高的話題性和擁趸。況且我還比一般讀者“知道”得多那麼一點點。

2016年,當我從媒體辭職,就寫了這麼一個小說。最終它呈現的内容跟我的設想已經非常不同了——當然我似乎也沒真正設想過什麼——但這不正是創作的妙處和趣味所在嗎?

小說裡,講述主人公在去往雲南支教前有這麼一句話,“她在尋找一束光”。其實,創作未嘗不是如此。當你不确定你要講述的是什麼的時候,你隻需做一件事:跟着心裡的那束“光”往下走就是了。

至于它到底投向那裡,甚至是不是一道“光”,聽從你的直覺就好。就像我某天想到的一句話:所謂“我可能進入了一個誤區”,實際上,也許是你在誤區裡走得還不夠罷了。我隻是憑本能寫了一個我自己無法判斷其意義的故事,您如果在裡面看到什麼,它可能就成為什麼。

感謝《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