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兩個擁核國的“鋼絲之舞”

兩個擁核國的“鋼絲之舞”

時間:2019-09-12 分類:新民周刊

劉朝晖

2016年11月16日,巴基斯坦巴哈瓦爾布爾附近,巴基斯坦在靠近印度邊界地區舉行軍事演習,總理謝裡夫及軍方負責人觀摩此次演習。

這個世界就沒有太平的時候,當朝核問題、伊朗問題還沒有頭緒,印巴沖突又起。兩個“核國家”在克什米爾劍拔弩張,一下子聚焦了國際社會的目光。

印巴各自獨立70多年來,圍繞克什米爾的沖突始終沒有停息,且遠未找到解決方案。在這塊19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對冤家沒有國際公認的邊界,而是“控制線”。在控制線附近用開槍開炮攻擊對方,這已經成為一種“常态”。

這一次的交火不同尋常,因為印度搞了“大事情”,直接廢除了印度憲法第370條給查谟-克什米爾邦高度自治的特權。這一做法直接斷送了巴基斯坦多年來希望通過人民自決解決克什米爾歸屬的希冀。伴随着雙方在邊境地區的增兵,印巴離大規模戰争隻隔着一層窗戶紙了。兩個擁核國家,會将南亞次大陸帶入深淵嗎?

印巴分治英國“埋雷”

克什米爾争端是從194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獨立以來,一直沖突不斷的根源問題。70多年來,這個問題成為了兩國之間一道深深撕裂的傷口,始終無法愈合。而這個曆史仇怨,則源于當年英國殖民者在1947年撤出印度,制定印巴分治方案時埋下的一顆雷。

印度詩人泰戈爾曾說過,他的祖國“地域過于遼闊,種族也太複雜”。數百年來的曆史變遷,讓印度形成了紛繁複雜的種族,多樣化的文化和語言,以及多種宗教信仰并存的特點。而印度教徒和伊斯蘭教徒之間的敵對是宗教沖突舞台上的主角。

1947年以前,英屬印度統治着所有的南亞土地,甚至包括緬甸的大部分,是當時世界面積數一數二的大帝國。在英國人“分而治之”的殖民統治手段下,英屬印度表面上形成了教派矛盾的和諧與平衡,但問題并沒有解決,暗藏着巨大的危機。

在20世紀前期的印度獨立運動中,形成了以印度教徒為主的國大黨和全印穆斯林聯盟這兩大組織。國大黨要求建立以印度教為首的統一國家;穆斯林聯盟則在穆斯林領袖真納(後被巴基斯坦稱為“國父”)領導下,主張印度教徒和伊斯蘭教徒分别獨立,并于1940年3月通過了曆史性的《巴基斯坦決議》,要求在伊斯蘭教為主的東西兩個地區獨立建國。

印度獨立運動的領袖“聖雄”甘地曾一度為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共同擁戴,因為他主張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合作,在獨立後建成完整的國家。伊斯蘭領袖的分離傾向讓聖雄甘地非常不安,他經常動用自己的無上權威來制止兩大教派之間的對立,雖能緩和局勢,但對于分離大勢于事無補,他本人也因盡力彌合教派沖突于1948年被印度教的極端分子暗殺。

二戰結束後,自知印度獨立已經不可阻擋的大英帝國決心抽身而退。1947年3月,最後一任印度總督、維多利亞女皇的外孫蒙巴頓勳爵抵達印度,面對當地教派的嚴重暴力沖突,他形容自己“猶如坐在了一艘着了大火,且裝滿火藥的輪船中”。他請示英國政府後決定,實行按民族和宗教,對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的方案,史稱“蒙巴頓方案”。 然而,英國人并不甘心就那麼失敗,所以故意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就是讓克什米爾自行決定歸屬。

英屬印度包括11個省,而在這些省中間,夾雜着大約550個土邦。克什米爾就是最大的土邦之一。根據1947年6月公布的“蒙巴頓方案”,土邦地區歸屬則由當地的王公來決定,但是土邦必須考慮所在地區的地理因素。克什米爾情況很特殊,它處于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地理因素”的考慮在這裡不起作用。而克什米爾的王公是印度教徒,但居民中将近80%卻是穆斯林。按照分治方案中多數決定原則,應該歸入巴基斯坦;但按照土邦的王公決定原則,顯然印度會被優先考慮。因此印巴分治時,克什米爾的歸屬問題懸而未決,成為了日後兩國沖突不斷的導火索。

“蒙巴頓方案”一公布,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就在自己力量占優勢的地區清洗異教徒,到處是屠殺、焚燒房屋和強奸,發生了慘絕人寰的種族仇殺,南亞次大陸陷入一片血與火的災難中,成為人類曆史的黑暗一頁。據西方統計,印巴分治時幾個月内有60萬人被屠殺,800萬穆斯林從印度逃到巴基斯坦,400萬印度教徒則逆向逃往印度;而在逃亡的路上,又有上百萬人病死、餓死或被打死。幾十年來,不少巴基斯坦人一直對印度教徒懷有深仇大恨,印度許多政府要員也把巴基斯坦乃至整個穆斯林視為敵人,這恰恰是那段曆史積怨造成的。

三次戰争沒解決問題

克什米爾歸屬懸而未決,而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想要這塊戰略要地,兩國互不相讓,最終導緻大打出手,迄今為止的三次印巴戰争,兩次都是因為克什米爾而起。

1947年8月,克什米爾境内穆斯林起義,宣布成立“自由克什米爾”并加入巴基斯坦。查谟王公向印度政府求援,印軍馬上進入克什米爾,巴軍也進入克什米爾援助穆斯林,第一次印巴戰争随之爆發。交戰的印、巴部隊都是原來的英印軍隊,印巴分治時占總兵力三分之一的穆斯林部隊歸巴基斯坦,占總兵力三分之二印度教和錫克教部隊歸印度,過去同一個軍隊的不同宗教派别的聯隊馬上成了戰場上的對手。

因為财力和軍力強于巴基斯坦,印度在對克什米爾的争奪中占有優勢。戰火延續15個月後,1949年1月在聯合國的調解下,印巴雙方宣布停火,并于同年7月劃定停火線。停火時,印度控制了克什米爾地區大約三分之二的土地與四分之三的人口,1956年這個地區成為印度的查谟-克什米爾邦,北部較為荒涼的三分之一地區則由巴基斯坦控制。這次停火奠定了後來雙方對克什米爾控制的範圍,停火線實際上成為克什米爾的分裂線。

由于印巴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存在重大分歧,兩國曆史積怨又非常深,而且還與印度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的矛盾糾纏在一起,從而構成了南亞次大陸最大的動亂之源。

當時,按照聯合國的決議,克什米爾的歸屬問題最終必須由公民投票來決定。但是,雙方後來在是否舉行、如何舉行公民投票的問題上始終無法取得統一意見。

第二次印巴戰争發生在1965年4月,當時,兩軍在印度河入海口附近的鹽堿沼澤地庫奇蘭恩發生了小規模沖突,随後演變成全面戰争,大部分的戰鬥由兩國軍隊在克什米爾沿兩國邊界的地方展開。這次戰鬥不僅爆發了印巴開戰以來最大規模的坦克大戰,而且空戰也相當激烈。印度這次吃了大虧,被數量遠不及自己但有質量優勢的巴空軍打得潰不成軍。當年9月20日,在聯合國的再度調停下,印巴全線停火。1966年1月,在蘇聯政府的斡旋下,印巴兩國同意撤退到1965年8月5日前所在地區。第二次印巴戰争就此結束。雙方簽署《塔什幹宣言》,一緻同意停火撤軍,并宣布不使用武力而是通過和平手段解決争端。但是在關鍵的克什米爾問題上,《宣言》僅僅表明雙方都陳述了各自的立場。至于公民投票、軍事人員的活動範圍等關鍵問題均未提及。

第一次印巴戰争的印度官兵。

第二次印巴戰争,巴基斯坦空軍主力戰機F—86。

1971年, 巴方尼亞奇将軍向印方奧羅拉将軍投降前一刻。

2019年2月27日,克什米爾中部巴德加姆縣附近,印度空軍一架軍機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墜毀,兩名飛行員和一名平民遇難。

1947年印巴分治時,巴基斯坦領土包括今天的西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東巴)。1970年,以孟加拉語為主的東巴基斯坦穆斯林出現脫離以烏爾都語為主的西巴基斯坦的傾向。1971年3月,東巴基斯坦軍人叛亂,宣布孟加拉獨立。在東巴基斯坦内亂之時,印度決定出兵支持東巴獨立。1971年12月3日第三次大規模印巴戰争爆發。

戰争爆發後,印度兩面夾擊巴基斯坦。由于西巴隔着印度與東巴相距幾千公裡,印度從海、空兩方面封鎖後,東巴、西巴連接中斷。巴軍不敵印軍和“自由軍”的強勢攻擊,大批部隊被俘,最終被迫向印軍投降。1972年1月,東巴獨立成立孟加拉國,印度成功肢解了巴基斯坦,由此奠定現在南亞政治格局。東巴的獨立,讓巴基斯坦失去近55%人口和約16%的國土,國家被印度肢解的仇恨,被深深記在巴基斯坦人的心中。

1972年的第三次印巴戰争後簽署了《西姆拉協議》,要求雙方舉行雙邊會晤最終解決克什米爾問題。此後,巴基斯坦仍要求克什米爾居民自決,而印度卻始終不肯讓克什米爾按民意選擇歸屬,因為舉行投票的結果是不言自明的。幾十年來,印控區内的穆斯林不斷以暴力抗議,并組織了号稱 “克什米爾自由戰士”的遊擊隊,訓練營地還設在北部巴基斯坦控制區内。

巴方認為,克什米爾問題沒有解決之前,巴基斯坦有義務支持該地區穆斯林民衆争取自由的鬥争,而印度特别印度人民黨政府将其視為分裂國家的恐怖主義,采取軍事打擊等高壓措施引發該地區緊張。由于印巴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存在重大分歧,兩國曆史積怨又非常深,而且還與印度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的矛盾糾纏在一起,從而構成了南亞次大陸最大的動亂之源。

擔憂再度“大打出手”

多年以來,印巴兩國在克什米爾地區的小型武裝沖突幾乎從未中斷。1999年,雙方曾在印控克什米爾的卡吉爾地區爆發邊境沖突,那次沖突持續了74天,雙方各傷亡1000餘人。印度陸軍炮兵平均每天發射炮彈達6000發,共發射了250000多枚炮彈。印度空軍則先後出動了500多架次,投擲了大約500枚炸彈。據估計,這一數字是二戰以後火力密度最高的沖突。

2003年,印巴曾簽訂過停火協議,決定結束克什米爾控制線附近數年不斷的流血争端,但是此協議起到效果的時間卻極為有限。2014年,印度莫迪政府上台,對巴基斯坦立場變得強硬。到了2016年9月,印度跨境對巴基斯坦實施了“外科手術式打擊”,導緻雙方軍事對峙升級。此後,印巴兩國關系陷入僵局,和平談判幾乎停滞,沖突次數不斷的增加。據悉僅是2016年一年的時間當中就有高達228起交火事件出現,而到2018年更是出現了高達1629起,這樣的頻率不斷增加,令兩國上空始終籠罩着戰争陰霾。

就在今年2月,兩國在空中又“大打出手”,實為近年來罕見。印度空軍出動了多架戰機,越過了印巴雙方在克什米爾地區的控制線,對巴控克什米爾地區的“恐怖分子”營地進行了空襲,随後爆發的空戰中,巴空軍戰鬥機擊落了印度米格-21戰鬥機。

就在“空戰”引發的風波淡去不久,印度總理莫迪在8月5日又宣布取消憲法370條款,廢除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特殊地位”并對該地區重新劃分。這一變化意味着印度不再默許克什米爾地區是争議地區,而将其強行并入印度,成為它的主權領土。這種單方面改變現狀的做法,引起了巴方的強烈抗議,再度引發兩國劇烈的武裝對抗。

由于這次沖突的背景不同以往,國際社會在擔心,此輪武裝沖突會演變成第二個卡吉爾沖突甚至是印巴兩國間又一次大規模戰争。一旦開戰,誰會占據主動?不少媒體曾對兩國的軍事實力進行了對比分析。

“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今年2月在印巴空中沖突後,發表了一則報道稱,印度經濟規模為2.689萬億美元,遠超巴基斯坦的3070億美元。而總部設在英國的國際戰略研究所稱,印度2018年軍事預算為580億美元,幾乎與俄羅斯相當,足以位列全球第五。相比之下,巴基斯坦軍事開支僅為110億美元。

在陸軍方面,巴基斯坦兵力達56萬人,但印度現役陸軍達120萬人。印度擁有約3500輛坦克,比巴基斯坦多1000輛。印方最先進的是俄制T-90坦克,而巴基斯坦則擁有中國技術的“哈立德”坦克。印度擁有近1萬門火炮,而巴基斯坦火炮數量不足5000門。印度擁有3100輛步兵運輸車,是對手的2倍。

澎湃新聞早先的報道稱,印度空軍目前擁有近14萬名人員,現役的作戰飛機共有約1700架,主力戰鬥機為蘇-30MKI、米格-29、幻影-2000、米格-21、美洲虎和即将服役的法國“陣風”戰鬥機。巴基斯坦空軍現大約有4.5萬人,883架飛機,現役的戰鬥機主力是JF-17、F-16和幻影-3/5。

同樣,印度擁有兵力更多、規模更大和更先進的海軍。對于一個海岸線10倍于巴基斯坦的國家來說,這完全在意料之中。

不難發現,在規模上,印度軍隊占優。但是戰争的進程和結果并不是簡單地靠規模就可以推算的。不少報道都認為,巴基斯坦空軍的戰力不容小觑,在訓練和戰法上很有一套。1954年以後,随着巴基斯坦與美國簽訂防禦互助同盟條約,巴基斯坦空軍開始全面戰略轉型,包括大量飛行員在内,巴空軍當時骨幹都前往美國進行了高強度的訓練。巴基斯坦空軍不僅接受了大量的美制裝備,而且其軍隊組織架構、訓練體系、作戰思想和戰術特點全面繼承了美國空軍特點。從第二次印巴戰争開始,巴基斯坦空軍在面對印度時就以骁勇善戰聞名。在第二次印巴戰争中,印空軍雖擁有5比1的優勢,但巴基斯坦空軍依然取得大勝。在對印空軍機場的攻擊中擊毀印機35架,空戰擊落印機19架。巴空軍僅損失軍機8架。

印巴關系緊張之際,巴基斯坦總理辦公室8月19日發布簡短公告,稱總理伊姆蘭·汗已批準将現任陸軍參謀長卡馬爾·賈韋德·巴傑瓦的任期延長3年,巴傑瓦原定今年11月退休。公告稱,這一決定是基于地區安全環境的考慮而做出的。

而在印度獨立日的當天, 莫迪宣布要在印度國防部中增設一名新的職務,那就是國防參謀長。而他表示,這也将是印度軍改中的第一步。據專家分析認為,印度此前從來沒有過國防參謀這職位的說法,而這個新出現的職位将會替代過去的聯合國防參謀部,以加強軍隊之間的協調與溝通,為了下一次沖突做出重要的準備工作。

對于印度來說,克什米爾的問題一定要解決,而且開弓就沒有回頭箭,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雙方在克什米爾地區,還會持續争鬥下去,更大的戰鬥也許随時會打響。中國外交學院戰略與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蘇浩指出,印度對巴基斯坦的态度會越來越強勢。這樣的做法,确實會讓巴基斯坦更加采取一種對抗性的态度。但各方還是會在有一定節制的狀态下,采取一種對抗性的政治和經濟手段,不一定會升級到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印巴軍事對抗的可能性會很大,但發生大規模沖突的可能性比較小。

專家認為,印巴兩國擁有的核武器足以給對方制造一場空前的核災難。目前兩國武裝沖突不斷,需謹防誘發核戰争危險因素的積累。

印度試射最新的烈火5型戰略導彈,這是印度最好的戰略導彈武器,能夠攜帶1000公斤級的核彈頭, 打擊5000公裡外的目标。

核戰争風險需謹防

印巴常規軍事力量并不對稱,比較而言印度要遠強于巴基斯坦,而國際社會最擔心的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作為兩個事實上的核大國,随着沖突不斷升級,常規軍力的不對稱極大程度地增加了兩國爆發核戰争的風險,兩個核國家就像在進行一場危險的“走鋼絲”。今年2月的兩國空中沖突,是自1971年印巴戰争以來兩國首次使用空中力量對抗對方,這也标志着曆史上第一次核武器國家對另一個核武器國家進行空襲。這種擔憂并非杞人憂天,巴基斯坦權威人士曾透露,在卡吉爾沖突期間,巴基斯坦核力量提高了戒備狀态,以備不時之需。

巴基斯坦認識到自身常規軍力的劣勢,已投入大量資金打造核威懾手段。1998年5月,在印度進行了一系列地下爆炸試驗後,巴基斯坦也進行了核武器的地下試驗。從那時起,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南亞的對峙成為兩個有核國家的對峙。

巴基斯坦和印度目前擁有多少核武器一直是外界讨論的熱點。今年初,《印度時報》援引美國《原子科學家公報》稱,巴基斯坦核武器數量正在增加。1999年,美國國防情報局曾作出預測,認為在2020年巴基斯坦方面将擁有60-80個核彈頭。但《原子科學家公報》認為,巴基斯坦已經成功地将核彈頭數量增加到了130-140個。

2015年11月,美國核監視組織“科學與國際安全研究所”公布了一份報告,報告顯示印度是發展中國家中擁有最大核武發展計劃的國家,已持有大量武器級钚原料,經計算後可制造核彈達100枚。報告指出,雖然缺乏信息,但證據證明,印度已經提煉用于制造核武的濃縮鈾,估計有100- 200公斤的武器級鈾,可以制造幾十枚核彈。

據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數據顯示,印度擁有9種可以随時投入使用的導彈系統,其中包括射程可達5000公裡的烈火三型導彈。巴基斯坦的導彈射程也同樣可以覆蓋印度全境。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認為,印巴兩國都擁有可攜帶小型核彈頭的短程導彈,射程介于50至100公裡。此外,雙方核武庫還有可由轟炸機投擲的核彈。

專家認為,印巴兩國擁有的核武器足以給對方制造一場空前的核災難。目前兩國武裝沖突不斷,需謹防誘發核戰争危險因素的積累。減少誘發核沖突危險的因素主要還是對武裝沖突管控,避免沖突不斷升級,演變為大規模軍事沖突或戰争。

實際上,在武裝沖突管控中,核武器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正是核武器驚人的殺傷力和對社會、心理、環境的持久破壞效應,使它具有了戰略性威懾作用。巴基斯坦“自由克什米爾”領導人馬蘇德就表示,巴基斯坦擁有核武器,這使得印度不敢對巴軍事冒險。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智庫曾表示,如果印巴走向核戰争的話,那麼即使是一場“有限的核沖突”都可能引起全球性的“核冬天”降臨,加上不可避免的連鎖性戰争和污染疾病,這将導緻至少20億人口的死亡。

今年2月在印巴僵局嚴重的時候,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曾問印度總理莫迪:“考慮到雙方的武器能力,我們能承受誤判嗎?”當核武器國家做出發展核武器的決定時,它們也有責任采取一切預防措施,确保永遠不使用核武器。因為,這是一場玩不起的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