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兵器知識 > “先鋒”出鞘

“先鋒”出鞘

時間:2019-09-24 分類:兵器知識

姜永偉

2019年1月,随着俄戰略導彈部隊首批兩套裝有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先鋒”導彈系統正式列裝,這種曾被世人猜想的殺手锏武器終于露出了冰山一角。俄羅斯一些媒體對其做了分析評論,本文就是對這些評論的一些彙總。

俄羅斯公布的“先鋒”高超音速彈頭想像圖

有趣的猜想

蘇聯研制高超音速武器的項目始于20世紀80年代中期,當時曾研制和試驗了多種型号的高超音速武器。20世紀90年代末之前,俄戰略導彈部隊正式啟動了研制新型高超音速武器的計劃。随後,俄國内外媒體開始報道高超音速武器計劃的研制情況。該項目計劃以“4202”代号命名,而高超音速飛行器以15IU71或IU-71代号命名。俄許多航天和軍工企業參加了“4202”産品的研制,其中,位于列烏托夫市的機器制造科學生産聯合企業發揮了重要作用。最近若幹年,該聯合企業對研發“4202”項目産品的生産設備實施了全面技術改進。

2004年2月,俄戰略導彈兵在拜科努爾靶場完成了U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的發射。據悉,該型洲際彈道導彈攜帶了一枚速度達到高超音速和能夠實施機動飛行的新型彈頭。當時,國外推測它應該是15IU70彈頭。随後得知,這次試驗的并不是“4202”項目産品,而是與其相類似的高超音速武器。2010年,俄國内媒體報道了有關俄正在研制一種新型彈頭的消息,但沒有詳細報道新型彈頭的試驗情況。

“4202”項目産品的首次試驗,應該是在2011年12月。當時,一枚U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攜帶一枚新型彈頭從拜科努爾靶場起飛,目标是遠東的庫拉靶場。此次發射試驗在于檢驗洲際彈道導彈突破敵反導系統的能力。

2013年9月,俄再次完成了相同試驗。據俄國内媒體報道,2015~2016年,俄先後實施2~3次“4202”/15IU71/IU-71産品的發射試驗。同時,國外媒體進行了非常有趣的猜想。例如,最初研制“4202”産品,主要是為一種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安裝IU-71高超音速滑翔彈頭。随後,國外媒體将安裝IU-71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彈道系統型号的推測,拓展到了RS-26“邊界”和RS-28“薩爾馬特”戰略導彈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俄在研制高超音速武器領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盡管當時披露的信息十分有限,而且有些屬于捕風捉影,但它讓世人對“4202”産品的作戰任務和作用,以及優缺點有了一些淺顯的認識。

目前,俄已将新的戰略導彈系統命名為“先鋒”導彈系統。但是在此前,“先鋒”導彈系統曾讓外界産生許多猜想。該導彈系統首次在2011年6月被提及。當時,俄國防部部長紹伊古在談及俄戰略導彈兵未來武器裝備發展規劃時,提到了“先鋒”導彈系統。

随後,俄國内媒體普遍認為,“先鋒”與RS-26“邊界”同屬于一類戰略導彈系統。2011~2017年,俄在國内外靶場實施“邊界”/“先鋒”/“邊界-先鋒”戰略導彈系統的試驗。這三種戰略導彈系統均攜帶了同一種彈頭進行了試驗。實際上,它們之間沒有任何關聯。當時,俄軍工與俄戰略導彈兵,從卡普斯京亞爾向沙雷薩甘靶場,實施了攜帶非高超音速“普通”彈頭的RS-26“邊界”戰略導彈系統發射試驗。為了規避國外敵情報部門的偵察,試驗專門選擇了沿“内部航線軌迹”飛行。

與以往一樣,由于信息匮乏,俄媒體對這些試驗隻能做出許多大膽和有趣的猜想,認為試驗了一種新型彈頭或一種可突破敵防空系統的武器,這種新型彈頭是一種鮮為人知的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直到2018年3月1日,俄總統普京才在國情咨文中首次披露了“先鋒”導彈系統。

“先鋒”導彈系統,由洲際彈道導彈和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組成。該導彈系統的最大優點是具有高超音速,使敵方難以及時發現和對其實施攔截。随後,俄國防部對普京國情咨文做出反應稱:“先鋒”導彈系統将與U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一起裝備戰略導彈兵。随後,俄媒體稱該系統最終将與RS-28“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結合在一起。那麼,帶有高超音速武器背景的RS-26“邊界”戰略導彈系統為何無人問津?原來,由于經費嚴重短缺,“邊界”戰略導彈系統在兩年前就已停止研制和試驗工作。

2018年12月20日,俄國防部副部長尤裡·鮑裡索夫向媒體透露了研制“先鋒”導彈系統的某些細節。例如,早在4年前,由于面臨諸多困難,“先鋒”導彈系統險遭夭折。在由普京主持的一次會議上,讨論了是否暫停“先鋒”導彈系統計劃。當時,普京向“先鋒”導彈系統總設計師提出“有沒有把握研制成功”的問題。總設計師斬釘截鐵回答說,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讓大家所望。最終取得了成功。同年12月26日,“先鋒”導彈系統進行第三次發射試驗,确定了該系統的戰術技術性能,從而為其正式裝備戰略導彈兵奠定了基礎。實際上,早在2017年,俄軍方與軍工企業就已簽署了量産“先鋒”導彈系統的合同。此前,軍方一直将其處于保密之中。

在普京國情咨文公布了“先鋒”導彈系統之後,俄國防部就開始不斷透露“先鋒”導彈系統的消息。目前,“先鋒”導彈系統的信息準确性,要比早期靠譜了許多。最起碼,世人可以了解“先鋒”導彈系統的列裝時間和使用情況等。2019年1月,俄戰略導彈兵部署在奧倫堡州的第13導彈師,正式裝備首批兩套“先鋒”導彈系統,并投入試驗性戰鬥值班。

“4202”項目15IU71彈頭外形與結構示意圖

優劣性能分析

基于安裝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先鋒”導彈系統展示出了高超的作戰性能,成為俄有效解決國際政治和軍事争端的工具,并對美國提出了挑戰。

“先鋒”導彈系統主要U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和“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兩大部分組成。洲際彈道導彈主要負責加速和将高超音速滑翔彈頭送入預定軌道(第一階段“先鋒”導彈系統将依靠D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完成此任務,第二階段計劃依靠RS-28“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完成)。此後,“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在完成加速和與UR-100N UTTKh洲際彈道導彈分離後,将自主飛向目标,借助戰鬥部将其摧毀。

已經下馬的RS-26“邊界”遠程彈道導彈系統

無論從技術角度分析,還是從作戰使用角度分析,“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與“普通”彈頭有着很大區别。通常,在完成主動段飛行後,“普通”彈頭的飛行軌迹就不再發生變化。而“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在摧毀目标之前,可以改變自己的飛行軌迹,做變軌滑翔飛行,而不是沿着規律的抛物線彈道飛向目标。此外,由于在飛行主動段(加速階段)給予高超音速滑翔彈頭更大的速度,這讓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具備了很多優勢。

第一個優勢是飛行速度快。2018年12月6日的試驗結果表明,“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飛行速度達到了27馬赫,即每小時的飛行速度超過了3萬千米,可以在不到90分鐘的時間内繞地球轉一圈。同時,滑翔彈頭的表面溫度達到1600~2000攝氏度。彈頭将以這樣的速度,在最短時間内飛向目标,從而大大縮短了敵防空反導彈系統的反應時間。盡管對抗空氣阻力要損耗一定能量,但高超音速滑翔彈頭依然能保持較高的飛行速度。

俄羅斯RS-28“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未來可擔負攜帶高超音速彈頭上升和加速的任務

第二個優勢是安裝了可機動飛行的控制系統。“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可以改變飛行軌迹或選擇反防空導彈機動,并選擇最佳飛行路線飛向目标。俄國防部長紹伊古曾多次指出,“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讓敵防空導彈系統防不勝防。機動飛行還可以提高彈頭的命中概率。

“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既可以在大氣層内機動飛行,也可以在大氣層外機動飛行。為減少能量消耗和增加航程,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可以沿更高軌道飛行。此外,彈頭即便在大氣層内飛行,也将增加被敵地面導彈預警系統發現的難度。同時,也增加了敵大氣層外攔截彈對其攔截的難度。

由于具備了先進技術性能和獨一無二作戰潛力,“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将對俄戰略導彈兵作戰實力的提升産生極大影響。

“先鋒”導彈系統對于美國構成了最大的威脅。對美國來說,發現“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也許容易,但實際攔截則困難重重。美國可以利用太空偵察衛星和地面超視距雷達,發現攜帶“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的發射,并對其實施跟蹤,并為攔截赢得一定時間。此外,在飛行過程中,“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形成的等離子雲,非常容易被美國太空光學偵察衛星早期發現。但這并不意味着美國能夠對其實施有效的攔截。

美國反導系統在全球具有一定的優勢,但是該反導系統攔截無法做到萬無一失。衆所周知,美國“薩德”反導系統的攔截彈,使用動能攔截方式,直接命中來襲的彈道目标。因此,它不僅需要需要充足的反應時間,而且需要精确的引導。盡管“薩德”反導系統攔截彈可以按照預知的軌迹飛行和對目标實施攔截,但“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可以機動規避其攻擊。

為了提高反導系統攔截“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作戰潛力,美國很有可能采用最為原始的和經過實戰檢驗的攔截方式,即使用破片戰鬥部實施攔截。由于飛行速度極快,“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在與任何一個極小目标發生碰撞時,都有可能導緻彈體結構損害或戰鬥部爆炸自毀。因此,美國反導系統攔截彈将有可能恢複安裝破片戰鬥部。

此外,美國還有可能使用一些更加大膽的措施,如使用中子彈對“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實施攔截。據悉,美國很早就研制和裝備攜帶中子彈頭的攔截彈,這種攔截彈爆炸後形成的強大殺傷威力,可以彌補命中精度較低的缺陷,提高摧毀彈道目标的概率。

從理論上講,美國“薩德”反導系統攔截彈,也有一定概率可攔截“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因為在飛行的末段,“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變軌飛行,可能導緻飛行速度降低。

目前,最神奇和最為複雜的攔截“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武器,應該是一種全新的武器。例如,安裝中子炮或X射線發射器的衛星。這種衛星可以被視為安裝中子彈頭攔截彈的成功替代品。此外,安裝破片彈頭的攔截彈,将被激光衛星武器系統所取代。這種激光衛星武器系統,将直接損壞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殼體結構,使其失去作戰能力。上述所有的設想看起來都非常有吸引力,但這些設想隻是停留在口頭上,距其實現和裝備部隊非常遙遠。

盡管與“普通”彈頭相比具備了極高的作戰能力,但“先鋒”導彈系統目前還是存在一個弱點,即僅安裝了一枚高超音速滑翔彈頭,而不像許多媒體所說的那樣,可以攜帶多枚彈頭。這就給美國反導系統攔截成功增加了籌碼。此外,“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在制造方面使用前蘇聯的陳舊工藝。這些短闆尚需時間進行完善和改進。

美國展示的高超音速巡航滑翔彈頭模型

前景展望

按照慣例,俄戰略導彈兵新武器裝備列裝之前,都必須進行檢驗性發射,此次也不例外。2018年12月26日,俄戰略導彈兵向普京展示了“先鋒”導彈系統的作戰性能。當時,戰略導彈兵第13導彈師新組建的“先鋒”導彈團,從奧倫堡州發射一枚“先鋒”,其高超音速滑翔彈頭,準确命中了遠東勘察加半島的靶場目标。

目前,該導彈團由兩套“先鋒”導彈系統組成,自2019年1月正式擔負試驗性戰鬥值班任務,2019年12月将正式擔負戰鬥值班任務。随後,該導彈團将陸續完成剩餘4套“先鋒”導彈系統的列裝。截至2027年前,第13導彈師還将再裝備1個“先鋒”導彈團。屆時,兩個導彈團均由6套“先鋒”導彈系統組成。

“先鋒”導彈系統的正式列裝,不僅給俄戰略核力量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給美國敲響了警鐘。2019年年初,美國《國家利益》雜志援引美國媒體和軍事專家的說法,他們對美國攔截“先鋒”導彈的能力表示悲觀。《華盛頓審查者報》認為:“先鋒”導彈系統的性能,超過美國任何高超音速武器系統。俄美戰争一旦爆發,美國反導系統将會受到俄高超音速武器系統的壓制。美國CNBC财經電視頻道認為,由于具有超強機動性能和無法預測性,美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無法跟蹤和監視“先鋒”導彈。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約翰·海騰上将指出:“華盛頓尚不具備攔截這種可以攜帶核彈頭的高超音速導彈的能力。俄今年年初裝備該型導彈表明,俄在研制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超過了美國。對此,美國要不遺餘力發展高超音速武器。”

今年3月1日,俄“軍事觀察員電報頻道”防務網站刊登了美國公布的與“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非常相似的彈頭模型照片。俄軍事專家認為,該照片與2019年年底試驗的“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據悉,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主要擔負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研制,這些模型照片應出自該公司。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28日,美國在佛羅裡達州召開的第34屆空軍協會學術研讨會和工藝展覽會上,也曾展示與“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相似的模型。這種高超音速滑翔彈頭也可以做機動變軌飛行(編者注:美國其實很早就提出了乘波體外形的高超音速武器計劃,并非抄襲俄羅斯)。

總之,随着俄美競相研制高超音速武器,世界各國圍繞應對高超音速武器威脅和挑戰的話題已經展開。今年3月,德國外長海科·馬斯在柏林召開的“2019掌握技術與反思軍備控制”國際會議開幕式上指出:“俄羅斯‘先鋒高超音速滑翔彈頭,讓人措手不及和無法提防。俄于今年年初裝備首批‘先鋒導彈系統表明,這已經不是科學幻想。對此,我建議世界各國,應對新工藝誕生和擴散給人類帶來的危害和挑戰,進行國際間積極的對話。”可以預測,高超音速武器的列裝和使用,将使未來戰争形态、戰場格局、作戰思想和作戰樣式等發生深刻的變化。

【編輯/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