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兵器知識 > 隐秘的波斯雷霆

隐秘的波斯雷霆

時間:2019-09-24 分類:兵器知識

李梅 王繼新

基本情況

近年來,伊朗多次公布其地下導彈發射綜合設施的情況,但每次公布都有一定的特殊背景,也産生了積極的威懾效果。

2011年2011年6月,針對伊朗增加3 000台鈾濃縮離心機設備問題,美國對伊朗實施了經濟軍事雙重封鎖,并在波斯灣地區集結大量海空力量,威脅要對伊朗實施遠程打擊,摧毀其相關核設施。為此,伊朗革命衛隊從6月27日開始舉行為期10天的陸海空軍事演習。演習首日,伊朗革命衛隊導彈部隊展示了能夠打到以色列與美國駐波斯灣基地的新一代地下導彈發射設施。伊朗國家電視台播出了地下導彈發射井的視頻畫面,稱部署在這裡的中程與遠程導彈準備在伊朗遭到攻擊時随時發射,這引起了西方媒體的高度關注。這是伊朗首次公布其地下發射設施,雖然信息有限,但向外界宣示了其具備高度生存性的二次反擊能力,對美構成較大威懾。

2016年2016年5月,伊朗為确保國内大選不受到美國威脅和綁架,伊朗邁赫爾通訊社再次報道了伊朗地下導彈設施情況。報道中不但展示了部分地下設施情況,而且為回應前期關于伊朗地下發射井實用性的質疑,報道顯示了地下發射設施實際發射短程液體燃料彈道導彈的過程以及導彈發射的外部景象。這是伊朗首次展示導彈地下發射設施運行情況。事後,美國智庫根據發射情況分析了此次發射的大緻位置,為揭開伊朗彈道導彈地下發射設施情況提供了參考。

2019年2019年5月再次報道和介紹地下導彈發射設施,是伊朗面臨來自美國嚴重外部威脅情況下的自然反應。從2018年年中開始,美國特朗普政府單方面宣布廢止伊朗核協議,并從2019年4月開始以伊朗再次擴大核活動為由,在波斯灣地區集結了多艘航母和B-52等大量海空力量,為此伊朗不出意料地再次更加詳細報道了地下導彈設施。此次報道視頻更加突出了地下設施的堅固防護性能和儲存的大量導彈的情況,而且地下設施明顯經過正規改造,無論是内部建築的裝飾還是隧道側面的布線都較以往規範和整齊。此次報道不但強化了伊朗懾止美對伊戰争的效果,而且豐富了外界對伊朗彈道導彈地下發射設施的認識和了解。

基本構成

發射設施在視頻當中,可以看到伊朗采用了類似發射井式的發射窖設計,即在地下隧道中開挖較大的窖形發射室,可以容納發射車起豎,起豎後的導彈從發射窖上端的圓形口部射出。導彈起豎後,液體燃料導彈在發射室内以垂直狀态加注燃料和測試、校準,做好發射準備。發射口正對的地面下設計了專門的圓形排煙道,可以将導彈發射的尾焰和煙霧引導出發射室,發射室内的頂上有着厚厚的混凝土。在2016年的視頻中可以看到導彈在地下發射室内點火的畫面,這也澄清了外界關于這些設施實際用途的疑問。與發射窖發射視頻銜接的是導彈從地面發射升空的景象。從外部看,導彈的發射口似乎設置在山坡的斜面上,為此很難讓對手對其進行有效的打擊。

測試設施除了發射影像外,視頻還展現了伊朗士兵組裝和測試導彈的景象,可以看出導彈的組裝測試是在專門的測試庫内進行的。測試庫是隧道連接的大型開闊空間。視頻中還出現了不少導彈部件。在深邃寬敞的隧道空間裡,士兵們正在吊裝多型彈道導彈系統,準備将導彈運到發射井中發射,一切井然有序。畫面中出現了轉運導彈彈體和人員打開導彈戰鬥部包裝箱,然後起吊導彈戰鬥部,并将戰鬥部與“奇亞姆”1(Qiam-1)型導彈彈體組裝結合的影像。從視頻銜接情況看,導彈測試庫應該緊鄰發射室,從分支坑道運送到這裡的導彈,利用專用設備完成彈體組裝和頭體對接,并完成水平測試,随時運送到發射室準備加注和發射。

早期報道中的導彈發射窖室

地下設施中建造完成的隧道,可見較為規範和整潔

起豎後的導彈要對準發射窖室上端的發射孔

導彈起豎後尾部對準發射窖室地坪中的導流槽

伊朗高級指揮官查看發射窖室内的尾焰導流槽

從發射孔中發射升空的導彈

儲存設施

從視頻看,伊朗地下發射設施中沒有設計專門的發射車庫,而是沿較寬的通道順序停放導彈發射車,導彈則在專門的儲存庫内,部分導彈疊放在洞庫室側面,大部分則有序擺放在地面。從視頻看,這裡儲存的大部分導彈都是射程超過600千米的彈道導彈,不同型号導彈的數量超過數十枚,這裡應該是伊朗彈道導彈的戰略存儲庫。

防護設計2016年的視頻隻展示了地下設施的運用情況,而在2019年則對伊朗地下發射洞庫的防護設施進行了專門展現。可以看到洞庫入口處寬度約20-30米的對開自動防爆門,防爆門為金屬材質,具有至少30厘米以上的厚度,上有加強梁結構,應該可以抵禦1000磅以下炸彈的直接命中。即使防爆門破壞,也不會對内部器材造成較大影響。當進入到洞穴後,防爆門可以打開或關閉,這是非常重要的特征。這也意味着,一旦洞口遭到襲擊,憑借防爆門,依舊可以保持地下系統的安全和正常運行。值得注意的是,在發射窖室與隧道連接處也有類似的隔離門,可以将發射尾焰或事故爆炸,甚至對發射窖口的外部打擊破壞效果降到最低。從儲存庫、測試庫的影像可以看出,這些庫室都有隔離門,而且儲存庫應該是單側開口,這最大限度降低了對地下設施打擊可能造成的連帶破壞效應。外界推測,伊朗的地下設施可能采用了多段或區域隔離的設計方式,也就是在地下隧道一定距離内安置隔離防爆門,最大限度降低外部攻擊或内部事故爆炸造成的影響。

部署的武器分析

盡管遭受歐美封鎖多年,伊朗仍然頑強打造出了比較完備的國防體系,能自給自足陸海空武器裝備,其中尤以彈道導彈最為突出。從伊朗多次公布的視頻看,地下設施中主要存儲和發射“流星”1/2和“奇亞姆”1(Qiam-1)等多型導彈。外界推測,伊朗遠程主力“流星”3實際也具備在地下設施中發射的能力。由于這些導彈是伊朗對以色列和駐波斯灣美軍實施中遠程打擊的主力,因此有效提高了伊朗的戰略威懾力。

導彈進行測試組裝

導彈儲存庫中大量的不同型号的導彈

準備吊裝彈頭

“流星”1/2“流星”1(shahab-1)是伊朗仿制蘇聯“飛毛腿”B導彈的産物,射程約200多千米,彈頭質量約1噸。伊朗宣稱1988年“流星”1導彈進入生産階段,但諸多分析都認為直到20世紀90年代伊朗才真正開始“流星”1的全本土生産,早期的生産完全依賴于外國零部件的輸入。伊朗在兩伊戰争後開始從叙利亞等國獲得增程型的“飛毛腿”C導彈,随即仿制了“流星”2導彈。據稱“流星”2的射程約500-700千米,彈頭質量700-1000千克。目前伊朗已經生産儲備了數百枚“流星”1/2導彈,這是伊朗戰略導彈力量的主體。

“奇亞姆”1從視頻看,伊朗地下設施中還存儲了一定數量的單級液體推進的“奇亞姆”1型導彈。該導彈射程雖然沒有“流星”3那麼引人矚目,但其采取的頭體分離設計,在氣動布局和控制系統以及彈頭上,均比“流星”2導彈更先進。而且其導彈尾部的彈翼也被取消,這大大降低了導彈飛行的雷達反射信号,增加了導彈的突防性能。以前伊朗也曾多次在演習中展示了從地面發射該型導彈,但此次在地下設施中發現該型導彈,使外界猜測該型導彈的無彈翼設計是專門為了地下發射時減少飛行包線,避免在洞庫内運輸時和發射時與發射孔發生擦撞。由于該型導彈體積并不大,可以快速進行燃料加注,發射準備時間從數小時降低到約半小時内。

記者報道導彈發射,可見發射窖室利用防爆門與外部通道隔離

“流星”3在仿制“飛毛腿”B/C的同時,伊朗掌握了較遠程彈道導彈技術,這為伊朗自主研發提供了條件,在此基礎上伊朗發展了更遠的“流星”3導彈。這種導彈最大射程1300千米,采用慣性導航,圓概率誤差190米。目前,“流星”3的改進型已經可以達到1800千米射程,可攜帶重量為760-1158千克的戰鬥部。對伊朗軍隊來說,該導彈是其當之無愧的戰略支柱,1300-1800千米左右的射程足以對以色列和美國中東駐軍構成有效威脅,也被認為是對歐洲國家威脅最大的導彈。

其他除了視頻中的導彈型号外,外界猜測伊朗最近展示的“霍拉姆沙赫爾”及其衍生型号“使者”(Qadr)導彈也具備使用地下發射井發射的潛力。但可能因為正處于試驗中,因此未出現在地下發射設施的視頻報道中。2017年9月22日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的閱兵式上,展示了“霍拉姆沙赫爾”新型彈道導彈,射程2000千米。當時伊朗官方表示,該導彈可攜帶多個彈頭打擊不同的目标,并稱該導彈體型更小、戰術意義更大,并将在不久的将來投入使用。該型導彈采用液體燃料,可以從移動發射裝置和發射井發射。2000千米射程使伊朗擁有了更大的威懾力,不但可以覆蓋包括以色列在内的中東絕大多數的地方,而且可以打擊部分歐洲地區。由于該型導彈采用了與朝鮮“火星”10類似的4台遊動發動機,使其整彈長度大幅縮短,适合在發射窖内起豎和發射。但這種導彈目前可能尚未配備地下設施,如果使用地下發射方式,需要對發射窖内發射坪下的排煙道和發射孔擴大改造。此外,雖然采用固體燃料的“泥石”2導彈的作戰反應性非常高,但整彈長度過大,不适合在地下隧道内運輸和發射,因此在曆次視頻報道中未見其身影。

在測試洞庫中進行測試組裝的“流星”系列導彈

地下洞庫内保存的“奇亞姆”1導彈

運用特點

在全球範圍内,采用地下窖式發射井的彈道導彈發射方式并不多見。從伊朗公布的視頻看,這種地下導彈發射洞庫應該已經建設多年,并早已擔負戰備任務并積累一定的運行經驗。這種地下發射井在建設和使用上有以下特點。

内部隔離從伊朗地下發射設施構成來看,其中有多個獨立分段和多個數噸重的巨型鐵門。這種鐵門通常由鋼制外殼和框架組成,内部填充水泥,可防爆抗沖擊波。由防爆門隔離開的洞庫不同區域擔負不同的功能,可以分為發射區(室)、儲存區(室)、測試區(室)和生活區、設備保障區等。各區(室)由隧道相連并用防爆門隔離開。這種設計不但便于維護,而且可以避免遭到打擊時的連鎖破壞,設計也符合“三防”要求,必要時可以放棄一些功能區域,保存有生力量。

地面機動發射的“奇亞姆”1導彈

依勢布建根據透露情況和西方的分析,伊朗的這些地下發射設施都依據外部山勢和地形而建,在起到保護作用的同時,更便于彈道導彈作戰使用。伊朗國家媒體引用革命衛隊空天部門司令阿裡·哈吉紮的話說,伊朗擁有許多地下導彈洞庫,分布于全國多個地點,其中有些深入地下1500英尺(約457米)。革命衛隊侯賽因·薩拉米中将在近期視頻裡更詳細地說,伊朗現在擁有14個地下導彈洞庫,它們的深度在90-1500英尺之間(約27~457米)。可以看出伊朗的地下設施深度差達到400餘米,這主要是因為這些地下設施需要兼顧發射和儲存掩護、維護值班等多種功能。例如,其儲存區需要盡可能設置在地下深處以防遭到鑽地彈藥打擊,而發射區需要盡可能處于地層淺表,使導彈發射的地下彈道盡可能短,減少碰擦危險。但為減少地下設施建設難度和便于日常運行維護,這些區域又要盡可能處于同一水平面,便于導彈運輸車在洞庫和隧道中穿行。也就是說,雖然工作面盡可能在同一水平高度,但是工作面距離地面的高度可能相差數百米。滿足這種地形特點的隻能是山區或山區與平原的結合部,高大的山體滿足數百米深度要求,山谷或山腳下平原滿足發射窖頂層數十米的要求。這實際為外界尋找這些神秘的地下設施提供了思路。

導彈起豎後對準發射窖室頂端的發射孔

以前報道視頻中的導彈車儲存庫,可見洞庫壁尚未整建完畢

整體加固從近期視頻看,伊朗地下設施原來裸露岩石的洞室,幾乎都已經改造加固成了鋼筋混凝土結構。特别是發射窖室用混凝土箍頂,其它也幾乎都采用鋼筋混凝土加固了頂部結構。西方媒體對近期公布的視頻與以往視頻對比分析發現,此次公布的地下基地整體的施工質量明顯優于以往。以前的地下洞庫的地面隻是做了平整,頂部和側面顯得凹凸不平,隧道内的照明燈以及管線的布置也都雜亂無章。而從此次公布的視頻可以看出,隧道内部均使用了鋼筋混凝土進行了加固,隧道内壁的管線和照明燈以及通風設施的布置也都非常規範。可見,伊朗近年對這些地下戰略設施的加固改造從沒有間斷過。

發射獨立從伊朗2016年公布的導彈發射情況和此次公開的發射窖室情況來看,其地下發射較為獨立,對整個地下設施的運行影響較小。伊朗地下洞庫内的發射陣地不同于戰略導彈發射井,類似地窖的結構,在頂部有可開合的口蓋。從發射窖視頻看,導彈在進入窖室後,在地坪上展開設備并起豎導彈,将導彈尾部對準地坪中心的尾焰導流槽,導彈頭部對準拱形窖室頂部中心的發射孔,垂直起豎完畢後對導彈進行檢測,完成發射準備後,人員撤出發射室,發射窖室大門自動關閉,使之處于密封狀态,以免燃氣洩入洞庫内傷及人員設備;外部的發射井蓋自動打開,以讓導彈發射時産生的燃氣充分擴散冷卻。發射控制室人員通過電纜線在外部發出發射指令,随後發射進入倒計時。整個過程都在獨立的發射窖室内進行,這保證了發射産生的尾焰燃氣不會對其它功能區造成影響,即使發射失敗發生爆炸也不會殃及地下設施内的其它部分。而且雖然發射後發射窖室位置暴露,可能招緻空中打擊,但也不會波及整個地下設施。

多彈兼容伊朗采用的發射窖室發射方式,幾乎兼容了所有采用場坪發射的導彈型号,遠比發射井發射方式優越得多。從前面伊朗地下設施的導彈部署可以看出,伊地下發射窖室幾乎可以儲存和發射其幾乎所有的彈道導彈型号。因為這種方式實際是在地下空間内進行的場坪發射,隻要長度(起豎高度)小于發射窖室高度的導彈應該都可以在這種設施内起豎發射,而且還可以重複使用,這遠比發達國家“一井一彈”的部署模式靈活得多。從前面分析可以看出,其不但兼容“流星”1/2和“奇亞姆”1等現役導彈,而且具備發射“流星”3和“霍拉姆沙赫爾”/“使者”(Qadr)導彈的潛力,這種設計比傳統發射井方式更符合伊朗裝備部署實際。

美國B-2 隐身轟炸機的内置彈艙可攜帶兩枚GBU-57鑽地彈

全程隐蔽伊朗采用地下部署和發射方式後,這些地下洞庫集生産、儲存、發射為一體。也就是說,所有導彈可以平時儲存在地下洞庫,戰時在地下完成運輸、測試、起豎和發射等作戰全流程。這與在地面進行的暴露在空天偵察監視下的發射活動完全不同。美國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軍事分析員裡克·費合爾表示,這段視頻令人擔心。“在帶有發射孔的山洞内進行液體燃料彈道導彈的發射準備的相關技術方式,直到導彈發射之前,他們都能避開任何過頂監視。”這使伊朗任何發射活動都處于高度隐蔽中,随時可能對美國和以色列等敵對國家發動導彈突襲。

作戰運用

快速突擊由于伊朗可以利用地下設施掩蔽其所有導彈發射準備活動,因此其可以在完全隐蔽情況下對歐洲、以色列、美國駐波斯灣海空軍基地,甚至周邊國家發動突然襲擊,達成戰役的突然性。2011年伊朗第一次公布地下發射設施視頻的時候,伊朗軍事發言人凱利切哈尼就表示,地下導彈發射井“将起到快速反應的作用”。伊朗國家電視台引述他的話指出:“這些永久垂直部署的導彈,随時準備打擊預先确定的目标。”負責導彈事務的伊朗革命衛隊一名軍官表示,伊朗已經建設了“大量的”、衛星無法發現的地下導彈發射井,其可以先發制人地對敵人實施大規模遠程導彈突襲。這種部署和作戰使用方式将使美以現在掌握的對伊朗的空天偵察優勢不複存在。

記者站在發射孔前進行報道(2016年)

西方媒體研判的地下導彈發射孔地點

被動反擊外界普遍認為,在當前美以大兵壓境的情況下,導彈發射井被看作是伊朗在遭以色列或美國對其核設施進行打擊時一項有戰略意義的設施。地下洞口對遠距離巡航導彈,具備超強的抵抗力,這使得伊方有足夠的時間和能力在戰事中發射彈道導彈。就算是美方用威力巨大的GBU-57鑽地彈對其進行精确打擊,但也隻能破壞地下設施有限的區段。因此,對地下設施破壞,需要在詳盡情報支持下,使用大量類似GBU-57這樣的大型鑽地武器,但這對于美國來說顯然是力不從心的。因此,作為被動反擊武器,其大部分不但可以躲過第一輪打擊,而且可以在需要的時候随時發動大規模反擊。

隐蔽遊擊由于伊朗地下設施使用隧道将多個發射窖室連接起來,導彈發射車可以在多個發射窖室之間機動遊弋,這無疑使美國的偵察情報系統和空中待機的打擊系統無目标可尋。這種方式并非伊朗獨創,而是與冷戰時美國提出的MX地下機動部署方案類似,隻是美國更大膽些,其設想的機動方案是采用地下火車在多個發射井之間不規則機動遊弋,以躲避蘇聯戰略導彈的瞄準。此外,報道稱,伊朗此前還公布過另外兩段視頻,顯示的是另外兩處不同的洞庫基地。從多次視頻報道可以看出,伊朗曆次公布的視頻中的導彈設施是不同的洞庫基地,這側面證明伊朗所說的擁有14個地下導彈基地的說法可能并非空穴來風。因此伊朗導彈主力不但可以在同一地下設施内機動巡弋,還可以在夜間利用公共交通網在不同導彈基地間遊弋機動。這種導彈打遊擊的作戰模式将使美以對其偵察和打擊變得更加困難。

威懾周邊由于伊朗這種部署方式隐蔽性高、抗打擊能力強,特别是其可以在外界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動快速突然的大規模襲擊,因此美以傳統的遏制突擊的作戰方式都毫無用處,在戰略上可以遏止對手發動進一步大規模突擊的決心。

總的來說,以地下發射窖室為核心的導彈設施是伊朗等國家依據自身實際和戰争經驗總結發展的一種全新的導彈使用方式,雖然在技術上并不複雜和先進,但在作戰使用上更加實際,也是弱小導彈力量在現代戰争環境下對導彈作戰模式的一種創新。

【編輯,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