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兵器知識 > 風再起時:沙特空軍的“狂風”戰機

風再起時:沙特空軍的“狂風”戰機

時間:2019-09-24 分類:兵器知識

選鋒

2019年3月14日,英國皇家空軍最後一架“狂風”(Tornado)GR4戰鬥轟炸機結束了最後一次飛行,英軍的“狂風”随之正式退役。英國媒體将此事件評價為“一個時代的結束”。确實,40年來,“狂風”一直是英國空中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在淺灰色的英國“狂風”就此風停之際,砂黃色的沙特“狂風”仍處在“風再起時”。

沙特空軍“狂風”戰鬥機低空飛行演練

軍購:從美國轉向英國

“狂風”是歐洲國家聯合研發高性能戰機的裡程碑式産物,它的問世使得西歐第一次擁有了可以和美、蘇相媲美的戰術空中打擊力量,而除了參與聯合研發的英國、德國和意大利之外,沙特阿拉伯是唯一一個裝備該機的非研發國,沙特皇家空軍也是“狂風”的唯一出口對象。

英國“狂風”是在列裝滿40年之際退役,而沙特空軍使用這種雙發雙座超音速變後掠翼戰機也有長達33年的曆史了。“狂風”共有戰鬥轟炸型(IDS)、電子戰/偵察型(ECR)和防空攔截型(ADV)三種型号,沙特空軍先後裝備過IDS和ADV型。

上世紀80年代初,為了應對海灣地區複雜的局勢,以及“來自鄰近國家的直接軍事威脅”,沙特阿拉伯啟動了一項全面提升本國軍事實力的重大武器采購計劃。就沙特空軍而言,急需增強的能力乃是空對地打擊手段,沙特人開始積極尋求“具有真正意義上戰場遮斷和遠程攻擊能力”的合适機型。

英國空軍于今年3月告别“狂風”

就當時的情況而論,沙特通常會從美國購買合适的軍用飛機,事實上沙特也已經購買了一批F-15C/D“鷹”式戰鬥機/教練機,如果經過适度改裝,這種機型似乎也可以扮演戰鬥轟炸機的角色。然而美國國會不久後就對F-15的出口做出強制性限制,海灣國家無法再輕易得到這種機型。而且根據明确規定,出口到沙特的“鷹”被嚴格界定為“防禦性武器”,美國人對該機攜帶的武器乃至其部署的基地都有明确的限定,這主要是為了平撫以色列人提出的抗議。

雖然購入了美國武器,在使用上卻不得自主,這讓沙特軍方意識到必須實現武器來源的多樣化,而且若想要獲得真正的空對地打擊能力,就不能隻看美國人的臉色行事。一個理想的替代者是英國,實際上這個以石油資源豐富著稱的國家對于英國武器并不陌生,沙特軍隊先後裝備有英國“獵人”和“閃電”式戰鬥機,以及雷達和防空導彈等武器,總體評價還算不錯。

至于采購的目标,沙特方面也已經很明确,那就是剛剛在1979年開始裝備英國皇家空軍的“狂風”。但是有一個問題,根據這種戰機的三個聯合研發國達成的共識,“狂風”戰機是“非賣品”。

其實英國人頗有意用“狂風”賺錢,但無奈當時的聯邦德國态度堅決。直到1984年7月,西德才總算不再對“向北約以外地區銷售‘狂風一一事持反對意見,而之前英國《金融時報》就已經在顯著位置報道了沙特皇家空軍對“狂風”的濃厚興趣。

與此同時,一個沙特空軍代表團已經進駐索福克郡的英國空軍霍甯頓基地,在那裡對“狂風”GR1戰鬥轟炸機進行了實物評估。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更是直接出馬,先後與班達爾王子和法赫德國王面晤,當起了“狂風”的高級推銷員。于是沙特國王拍闆決定,從英國購入“狂風”。

1985年9月26日,英國和沙特兩國達成了一項諒解備忘錄,初步達成了武器采購意向,其中包括48架“狂風”IDS戰鬥轟炸機,含6架等同于英國空軍GRlA的“狂風”IDS(R)偵察型,另購14架具有雙重操作系統的“狂風”IDS(T)教練機,以及零備件、武器、雷達和飛行員訓練套件等。

一個月後,第一批沙特飛行員就開始在英國空軍科特斯摩爾基地内接受訓練。到了1986年2月,沙特國防和航空部同英國國防部國防裝備出口服務局簽署了正式合同,合同内容較諒解備忘錄沒有大的改動。

沙特空軍的建國紀念塗裝編隊,下起第二架為“狂風”

“沙漠風暴”的檢驗

在這份武器大單正式簽訂時,沙特空軍訂單中的第一架“狂風”已經下線,并在1986年2月7日完成了驗收飛行。3月26日,最初完成的4架沙特“狂風”離開英格蘭的沃頓前往沙特東部城市達蘭,在那裡被編入之前裝備着F-5E戰鬥機的沙特皇家空軍第7中隊。

第7中隊亦被指定為全軍的“狂風”轉換單位,此後陸續交付的24架“狂風”全都加入該部,而将要使用該機的其它中隊的機組亦在該部受訓。1989年2月9日,首架“狂風”ADV型亦開始交付。

紅海海岸線上空的沙特“狂風”

在“狂風”到來的同時,英方也開始向沙特交付配套使用的武器。沙特空軍先後接收的武器包括JP233掠飛式布撒器(反跑道子母彈)、“海鷹”反艦導彈、“天空閃電”空空導彈和ALARM反輻射導彈等。

值得一提的是ALARM導彈,英國國防部原本禁止出口這種武器,所以當一張顯示沙特“狂風”挂載這種武器的照片流出後,一度還引發英國的輿論争論,後來有關方面解釋此舉隻是“臨時措施”,目的是為了測試使用另一款導彈。

挂載副油箱的爬升狀态

“狂風”雖好,也帶來了一個問題,自從裝備使用A-26“入侵者”式攻擊機之後,沙特空軍就再也沒有雙人機組的作戰飛機。鑒于購入的“狂風”教練機數量不足,沙特方面又緊急從英國購入了一批經改裝的“噴氣流”31M飛機,客串“狂風”教練機。

在作訓和演練過程中,沙特空軍特意對“狂風”和F-15C進行了綜合性能對比評估,結論是“狂風”的低空作戰性能遠優于F-15C,于是沙特空軍全面停止了“鷹”的低空飛行訓練,同時也對自己同英國人的這筆交易感到滿意。

1990年夏天,沙特空軍的第二個“狂風”單位——第66中隊于海米斯穆謝特成立,該部最初于7月接收了2架“狂風”IDS,接着在8月初接收了另外幾架。其時恰逢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灣地區被拖上了戰争的道路。

當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大舉進駐沙特,準備對伊拉克采取行動時,沙特空軍的第7中隊已經先後接收了24架“狂風”IDS,不過其中兩架因飛行事故而墜毀。1991年1月18日,也就是海灣戰争爆發的次日,第7中隊移駐海米斯穆謝特,第66中隊暫時并入其序列,這樣,第7中隊一共有27架“狂風”投入這場戰争。

實際上,沙特空軍的“狂風”戰機在“沙漠風暴行動”的頭一個夜晚就披挂上陣,執行了這種飛機在海灣地區的首次戰鬥任務。在6架美國空軍F-111E戰鬥轟炸機襲擊了伊拉克的H-3空軍基地後,數架沙特“狂風”打擊了同一目标。

在一段時期内,“狂風”在沙特空軍中仍占據着重要位置

海灣戰争期間,沙特“狂風”不斷出動,在戰鬥中使用了JP233子母彈、1000磅和2000磅的航空炸彈等武器。到戰争結束時,第7中隊一共執行了590架次的戰場遮斷任務,而裝備“狂風”ADV的第29中隊從靠近約旦邊境的塔布克基地出發,也完成了451架次的任務。

此戰中,沙特“狂風”在執行任務時從本國空軍的KC-130H加油機補充燃料,由于後者速度慢,從而使得沙特的“狂風”很難融合到聯軍統一的空中行動中,這是沙特“狂風”頗遭诟病的一點。不過為超低空突防而生的“狂風”倒是展現了強悍的戰場生存能力,除一架“狂風”IDS在1月19日被防空火力擊落外,别無戰損的記錄。

準備在英國接受升級的沙特空軍“狂風”

确保“2020年及之後”的使用

出于對“狂風”性能的滿意,沙特在1988年年中就已經啟動了“狂風”的第二筆采購案,當時與英國達成的初步交易意向為12架“狂風”IDS和36架“狂風”ADV。經過海灣戰争的實戰檢驗,沙特空軍認識到戰鬥轟炸機才是自己的所需,于是廢止前議,在1993年7月與英國正式簽署第二單采購協議,内容改為48架清一色的“狂風”IDS,其中包含10架雙操作系統的教練機和6架IDS(R)偵察型。

當時英、德、意三國裝備的“狂風”數量已基本飽和,沙特的新訂單實際上延續了“狂風”生産線的生命,而沙特訂單中的最後一架飛機、機身序列号8319的“狂風”IDS,也成為“狂風”生産線關閉之前的最後一架了。

第二批采購的“狂風”于1996年8月至1998年9月問完成交付,在此期間陸續編組了同駐達蘭的兩個新單位:第75中隊和第83中隊。兩個中隊分别接收了19架“狂風”IDS,而新購置的偵察型和教練機則分别加入第7中隊和第66中隊。

1999年,沙特空軍開始以沙特王室成員的名字來-命名空軍基地,達蘭基地被命名為阿蔔杜拉·阿齊茲國王空軍基地。基地更名的同時,沙特空軍還引入了聯隊這一新的編制體系,于是駐達蘭的3個“狂風”中隊共同組成了第11聯隊。

為了跟上精确制導彈藥成為空對地打擊主流手段的潮流,沙特空軍開始謀求升級“狂風”,最初的舉措包括購置了與意大利“狂風”同款的湯姆森-CSF激光指示吊艙(CLDP)。在整機和機載武器都購自英國的情況下,沙特空軍這一次沒有選擇英國“狂風”同款的熱成像和機載激光指示吊艙(TIALD),算是一個顯示“個性”的決定。

在全面升級計劃尚未推開之前,美軍于2003年3月20日至5月1日展開所謂的“伊拉克自由行動”,以達蘭為基地的沙特“狂風”再一次被卷入了作戰行動。在那之後,沙特方面才得以專注于“狂風”的升級,經過一番考察比對,升級計劃确定由英國BAE系統公司負責。

這是第7中隊的雙機編隊

這一總價高達25億英鎊的合作被冠名為“狂風持續計劃”(TSP),旨在為沙特空軍總計84架各型“狂風”提升作戰性能,确保該機“在2020年及之後仍可以正常使用”。雖然“持續計劃”起初将“狂風”ADV包括在内,不過後者于2006年8月退役,其職能由歐洲戰鬥機“台風”所取代。

2005年4月,首批3架沙特“狂風”抵達BAE公司沃頓廠區,作為“狂風持續計劃”的技術驗證機和升級原型機,一架是IDS(T)教練機,另一架是IDS(R)偵察型。

這架經過升級的“狂風”挂載着“達摩克利斯”吊艙和“寶石路IV”制導炸彈

“狂風”的升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具體内容也随着時間的推移而發生着變化,到目前為止一共有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的改進重點是駕駛艙,包括安裝新的航電設備和顯示器、現代化的通信套件以及GPS導航組件。BAE為沙特“狂風”配置的先進雷達顯示信息系統(TARDIS)與英國空軍“狂風”GR4的配置是一緻的。

2007年8月28日至9月6日,隸屬于沙特空軍第75中隊的8架“狂風”參加了在英國空軍洛西茅斯基地舉行的“沙特綠旗”演習,這8架飛機全部是完成了第一階段升級的“狂風”,這場演習其實相當于交貨驗收。值得一提的是,這是沙特空軍首次在海灣地區以外部署他們的“狂風”戰機。

“風”繼續吹

演習順利進行的同時,“持續計劃”的第二階段也已經展開了,其重點是使沙特“狂風”具備與英國空軍“狂風”GR4相同的打擊能力。作戰效能的提升是顯著的,升級後的沙特“狂風”不僅可以使用“寶石路Ⅱ”激光制導炸彈,也可以配備“達摩克利斯”瞄準吊艙和“硫磺石”反裝甲導彈等。2007年12月,完成第二階段升級的第一架“狂風”返回沙特阿拉伯,沙特空軍對改裝效果表示滿意。此後數年中,BAE繼續按照合同為沙特升級“狂風”戰機,到2013年2月先後對73架“狂風”實施了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升級。

沙特空軍在那時也調整了編制結構,第66中隊被撤銷,升級後的“狂風”分别交付第7中隊、第75中隊和第83中隊。從2014年開始,“狂風”再添打擊利器,一方面BAE開始向沙特交付“風暴陰影”巡航導彈,另一方面美國終于同意向沙特出口“寶石路Ⅳ”雙模增強型制導炸彈。

與這些新型武器相配套的是,BAE自2014年開始執行“狂風持續計劃”的第三和第四階段,據稱第三階段已完成,“進一步提升了作戰能力”;而第四階段仍在進行中,核心内容包括16号數據鍊的連接等。

需要指出的是,沙特“狂風”的升級并不是“靜态”的,而是不斷在作戰行動中檢驗着升級項目的成色。沙特空軍參與了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在2015年3、4月間的“決定性風暴行動”和“恢複希望行動”中,“狂風”都曾挂彈上陣,對目标實施過有效的低空攻擊。

而在近年來沙特軍隊對也門胡塞武裝組織的攻勢中,沙特“狂風”也作為空地打擊急先鋒持續登場。2018年初,有一架沙特“狂風”在也門北部的薩達省空域失事,雖然胡塞武裝組織宣稱這是其防空武器所為,不過按照沙特國家通訊社的說法,這架“狂風”是因為“技術原因”損失的。

目前,随着英國空軍“狂風”的正式退役,沙特空軍的“狂風持續計劃”在零備件方面有了豐富的選擇,這有助于保持沙特“狂風”機群的整體狀态。當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就算四個階段的升級全部完成,“狂風”畢竟也是一款太過老舊的機型,财大氣粗的沙特理應會謀求采購換代機型。不管怎樣,從海灣戰争到也門行動,沙特的“狂風”實戰經曆不斷,對于一項軍機采購項目來說,确實已經是物有所值了。

【編輯/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