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伴侶 > 逐夢環保,海歸女碩士變成“最美拾荒者”

逐夢環保,海歸女碩士變成“最美拾荒者”

時間:2019-09-21 分類:伴侶

吉意

她名校碩士畢業,出國留過學,本可以留校當老師,工作既體面,收入也不薄。可她卻選擇了搞環保,進行垃圾污染的調研,徒手翻垃圾桶、騎三輪車走街串巷,在北京與拾荒人“混”在一起。垃圾一撿就是10年。2017年她從美國深造回來一頭紮進農村,手把手指導鄉親們實施垃圾分類。她叫陳立雯。海歸女碩士收垃圾,讓人匪夷所思。而白岩松在央視《新聞周刊》欄目中則贊美說:“中國環保事業希望像陳立雯這樣的人再多一些!”

一張照片,讓女碩士義無反顧“追”着垃圾跑

35歲的陳立雯出生在河北滄州。在她的記憶中,孩提時家鄉的村莊是綠色的,空氣是清新的,大自然給了她美好的印象。2005年,陳立雯從河北科技大學英語系畢業,很快,她考取了天津師範大學研究生。在上大學期間,陳立雯就開始作為志願者參與和環保有關的公益活動。一次,在倡導垃圾分類的活動現場,她看到了一張攝影師拍攝的信天翁死去的照片,死因不是打獵,而是人類抛棄的漂浮塑料垃圾所至,照片中信天翁體内殘留着沒有消化的花花綠綠的垃圾——塑料。由于沒辦法消化排出,很多塑料就留在了信天翁體内,有的塑料直接刺穿了鳥兒的内髒,有的鳥兒也死于窒息或胃容量減少導緻的饑餓、脫水……看着那些圖片,陳立雯震驚了。

想到這幾年回到家鄉,看到出現在村子周圍和地頭的塑料垃圾越來越多,不時飄散着異味。她感覺到,這些垃圾正在逐步蠶食着故鄉,兒時美麗的家園,即将被這些垃圾毀掉。這次又突然看到“信天翁”被塑料刺死的照片,讓她深深震撼!陳立雯立志要做一名環保人。

“人們扔掉的垃圾如果不能好好處理,将會造成永久的危害。”讀研究生時,她不再滿足于公益活動的外圍工作,而是加入了環保公益組織“北京零廢棄”。她開始做垃圾污染、分類、回收處理情況的調查。

碩士畢業後,陳立雯就進入“北京零廢棄”環保機構。她的主要工作是走訪垃圾處理現狀。單在北京,她就去了各類填埋場、焚燒廠幾十處。作為一名全職環保人,陳立雯研究跟蹤北京的拾荒人群和垃圾分類。一個女碩士生,整天圍着垃圾轉,旁人紛紛向她投來異樣的目光。陳立雯卻不理會這些。她曾和拾荒者待在一起長達一年半多,以至于“全北京收破爛的人至少有一半認識她”。

在“追着垃圾跑”的幾年裡,陳立雯親見混合垃圾焚燒和填埋給環境帶來的污染。她意識到:“沒有垃圾分類管理,永遠也擺脫不了垃圾的困擾。”

留學回國,紮進農村試點實踐垃圾分類

2016年,陳立雯獲得了美國南加州大學的獎學金,于是她赴美深造一年。2017年6月,陳立雯滿血複活學成歸國。回國後,她沒有繼續投身關注多年的城市垃圾議題,而是選擇奔赴農村,去實踐農村垃圾分類。“相對于城市垃圾問題,農村在垃圾管理方面還是空白,更加缺乏資源,面臨急需改變的狀況。”

一個多月後,中國扶貧基金會找到陳立雯,說河北涞水的南峪村毗鄰野三坡風景區,正在發展山村旅遊和民宿項目,原先一直存在的垃圾問題,讓村委會十分頭疼,希望她能有辦法,幫助他們解決。“行,我這就去!”2017年8月初,陳立雯隻身一人來到了保定涞水縣南峪村。她的垃圾分類計劃一提出,立刻得到了村委會的認可。在南峪村,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掉公共場所的垃圾桶、推倒垃圾池,将山坡上一塊地方鏟平,作為堆肥場使用。在這裡,她建立起第一個垃圾分類試點村。

陳立雯給南峪村每戶人家帶來了兩個垃圾桶:一個是綠色的“廚餘垃圾桶”,一個是黑色的“其他垃圾桶”。她開始挨家挨戶動員、宣傳。起初村民們疑惑地打量着眼前這位姑娘,在一片新奇中跟着她學。看到廚餘垃圾的綠桶裡混入塑料袋、快餐盒,陳立雯就會伸手揀出來,然後告訴大家,“這個不能堆肥,要扔到‘其他垃圾桶裡”。鄉親們聽不懂,她就解釋道:能腐爛的,就是廚餘垃圾。每天下午5時,她和垃圾分類運輸車的司機開着垃圾車,在村裡轉着收垃圾。随着陳立雯一聲“倒垃圾喽”,村民會紛紛走出家門,将分好的垃圾按照“前面是廚餘垃圾,後面是其他垃圾,中間放可回收垃圾”的順序,把一天積攢下的垃圾分放在車上。南峪村224戶人家,一戶都不落。村裡上了些年紀的老大媽跑過來拉着陳立雯的手說:“姑娘,我可能不知道怎麼分,你告訴我,我就按照你說的做。”村東頭的張大爺看到陳立雯如此辛苦,還主動擔任起村裡垃圾分類的“監督組長”。

原先,南峪村每天200多公斤的垃圾混在一起都扔到垃圾池裡,然後再由垃圾清運車運到鎮上的垃圾清運公司,混在一起進行處理。陳立雯在南峪村的“垃圾分類”啟動後,村裡一天隻有大約50公斤的“其他垃圾”需要運出村外處理,其餘的廚餘垃圾都可以在村内堆肥,實現還田……陳立雯在南峪村忙碌了近3個月。離開時,她依依不舍,當村支書、村主任二人拍着胸脯保證:“放心,我們一定會保住成果,既為了陳老師的一片苦心,更是為了幾百農戶和子孫後代的健康。也為旅遊、民宿經濟的發展。”“好!好!”陳立雯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2017年11月9日,陳立雯進村“分”垃圾的事迹得到央視《新聞周刊》報道,一瞬間,陳立雯的名字響徹大江南北,所從事的“垃圾分類”被社會各界熱議。無數網友稱贊陳立雯為公益達人,稱這位女碩士為“最美拾荒者”!

魂系環保,願為美麗鄉村建設貢獻微薄力量

一個海外名校的女碩士,回國後一頭紮進農村的垃圾堆中,這究竟是為什麼?陳立雯老家的村民遠遠地看着她,一開始很不理解,都萬分驚訝地向陳立雯的父母打探:“你家女兒哪根筋出了問題?”

陳立雯笑道:“其實,我選擇去農村做垃圾分類是水到渠成,自然發生的過程。不管是我從小在農村長大的生活,還是之前10年從事環保,專攻垃圾議題研究的經曆,或者是對農村垃圾問題一直以來想改變的決心,最後都讓我走進了農村,開展垃圾分類。從2006年開始涉足環保,做志願者,到2009年碩士畢業後成為專職環保公益人,監督各類垃圾處理不當産生的污染,為被害者維權,直到決定出國留學學習環境專業。每一次轉身,對我來講,既是新的征程,也是充滿希望和挑戰的開始。”

2017年11月中旬,在河南平頂山市曹鎮鄉大王莊,陳立雯又建立了一個垃圾分類試點村。她興緻勃勃地為大王莊帶來了一輛嶄新的垃圾運輸車。随後,就開始改造堆肥場地,為每戶人家發放分類垃圾桶。“某種程度上,現代化正使農村的垃圾量成倍增長。過去每戶養家禽,廚餘能自然消化,現在大家建起了二層、三層小樓,院内地面硬化,不再養牲畜了,垃圾自然增多。其他原因還有網購的興起等。”陳立雯深有感觸。在村子裡,她總随身帶兩件東西:一個本子,一隻夾子。收垃圾時,她用夾子翻看垃圾分得是否精細;在本子上,記下哪裡還有垃圾,有哪些垃圾。

剛來到大王莊,陳立雯碰了許多“軟釘子”,一些村民對她不理解,也不願接受。認為垃圾分類很繁瑣。又覺得她一個姑娘家,還是響當當的海歸碩士,卻到農村搞起什麼垃圾分類,看上去有點丢人。“這樣的行業同你的身份不配,未免太可惜了!”有人直言不諱。但陳立雯好像吃了稱砣鐵了心,仍不厭其煩地上門,向村民宣傳垃圾分類的好處及知識。有個老奶奶悄悄告訴她,說咱不比大城市的人,辦不成這事。陳立雯笑着回應:“我從北京來的,有的人垃圾分類分的還不如你們呢。”後來,陳立雯講得仔細,鄉親們也聽得認真了。在她的引領下,大王莊的鄉親們接受了垃圾分類的理念并付諸實踐。很快,村莊“垃圾分類”搞得像模像樣。村民們說此舉嘗到了甜頭。陳立雯表示:“我現在做的可能是最不起眼的行當,但我願意天天‘追着垃圾跑,探索一套可以在鄉村推廣的垃圾分類新模式……”

陳立雯的腳步沒有停歇。2018年6月,她發起成立了“農村垃圾分類基金”,已籌得80萬元資金,而且,她還有了一名幫手——一個叫文靜的大學生,所學專業與環境有關。文靜找到陳立雯說:“姐姐,我不怕苦,我願意與你一同幹!”目前,她們用籌得的資金,在全國範圍内已選定8個村莊,包括陳立雯自己的老家,建立“垃圾分類”站。陳立雯坦言,希望農村管理部門能将垃圾分類提上議事日程,并為垃圾分類提供政策保障。她将為農村環境和生态文明建設做出不懈的努力。她覺得:不加分類的集中化回收垃圾處理,是一種最簡單粗暴的處理手段,這樣看似省事,但實際上這種做法隻是實現了垃圾從眼前的轉移,而不是回收。最終,混合垃圾或者通過填埋,或者通過焚燒,都将對環境産生污染,實際上最終還是要反作用到垃圾的産生者身上。

2019年春節,當千家萬戶沉浸在中國傳統節日氛圍的時刻,陳立雯卻顧不得休息,風塵仆仆帶着助手來到河北省獻縣西城鄉西蔡村和大邵寺村的垃圾分類工作點。上門發資料、面對面開展宣傳;與村幹部研究垃圾分類方案、落實保潔員及監管措施等。大夥兒在她們的帶動下,都自覺地搞起了垃圾分類。陳立雯樂呵呵地說:“春節期間老百姓家垃圾多,我們得抓緊工作。”“垃圾分類這件事我會一直堅持做下去,盡自己微薄之力,由村而鎮,以點帶面,讓更多鄉村潔淨美麗起來!”

責編/劉維笑

E-mail:146411016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