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雜志在線 - 免費雜志在線閱讀!
logo
當前位置: > 伴侶 > 畫100幅漫畫送給父母:我要學着你們的樣子去守護愛情

畫100幅漫畫送給父母:我要學着你們的樣子去守護愛情

時間:2019-09-21 分類:伴侶

阿紅

父母那一輩的愛情什麼樣呢?或許在很多人的眼中,是搭夥過日子,是将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在90後女孩黃曉芳的眼中,她父母的愛情是平凡中夾雜着浪漫,是柴米油鹽中加了點糖,是30年風雨同舟恩愛如初。以前,黃曉芳不太理解父母之間這種平淡的相守,但是,在父母結婚30周年到來之際,她堅持每天為父母畫兩幅漫畫,用兒女輩的視角仰望上一代人的愛情。漸漸地,她走進了父母的世界,理解了父母那種平淡中飽含深情、患難中嵌刻着堅貞的愛情……

我雖在慢慢長大 ,但不想和你們有代溝

1996年,黃曉芳出生于重慶墊江,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墊江縣人,做着水産批發的生意。2000年,為了方便做生意,夫妻倆從墊江搬去了涪陵。小時候父母忙,黃曉芳就和大自己四歲的姐姐一起玩耍,雖然白天很少見到父母,但黃父和黃母晚上的時間卻都是給孩子的,所以在黃曉芳的記憶裡,自己的童年特别快樂。

剛搬去涪陵那一年,正值黃曉芳要上學的年紀,黃父是個多才多藝的人,喜歡看書、畫畫、唱戲,特别是對畫畫尤其癡迷。或許是看多了,黃曉芳也跟着一起畫,家裡的牆壁都被畫得滿滿當當,黃父倒也不惱火,拉着女兒的手,教女兒畫京劇裡的花旦角色,揮舞着長長的水袖,宛如仙女。

黃曉芳好奇地詢問:“爸爸,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個小仙女?”黃父猶豫了片刻,回答道:“因為爸爸覺得這位小仙女長得很像你媽媽呀。”這時,站在一旁的媽媽總是一臉的幸福,卻又嗔怪道:“你這人,可别在孩子跟前亂說啊。”黃父總是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着。

為了讓女兒能有更專業的學習,黃父将女兒送去了培訓班。但女兒沒有基礎,學得慢,每次去接她的時候,班裡都隻剩下她一個人了,黃父也不着急,就坐到女兒身邊,看着女兒畫:“别着急,老爸在這陪你呢。慢點沒關系,但我們要好好畫。”得到父親的肯定,黃曉芳畫得更細心了。

等黃曉芳大了些,父親便和自己沒那麼親近了,在父親的眼中,女兒大了,更多的小心思小秘密該和媽媽說了。所以,黃父也就不太會去幹涉。特别是從初中開始,很多時候,母女倆在卧室裡說着悄悄話,而父親在屋外看電視。

黃曉芳不能理解,就跑去問媽媽:“媽,我感覺老爸最近對我有意見,我感覺自從我上了初中以後,他都不管我了。”聽到女兒這麼說,黃母安慰道:“那是你以為的,你爸爸是覺得,小姑娘長大啦,要給你自己的空間,雖然他現在很少和你談心了,可這不代表他不關心你啊,你爸可經常從我這兒詢問你的情況呢。”聽到媽媽這麼說,黃曉芳的心裡舒坦了不少。

但黃曉芳可不想父親“疏遠”自己,便開始思索用什麼辦法把目前的“僵局”打破。有一天,黃曉芳正在畫畫,突然計上心來,跑到父親面前說:“老爸,我們老師今天讓我從生活中取材,畫一副創意畫,我沒有靈感,您快幫我想想。”

聽到女兒這麼說,黃父很開心,他順手拿過女兒的速寫本,上邊隻畫了一棵倒下的樹木,樹根處已經開始腐爛了。黃父皺了皺眉:“你的畫風啥時候變這樣了?”“現在不都這樣嗎?同學們可都很喜歡這種風格。”黃曉芳有些不耐煩了,“爸,你就幫我想想我如何把它變得生活化,然後又有創意吧!”黃父想了想:“那爸爸可得好好給你說道說道,生活化就需要加上接地氣的人物。創意可以是一些想象化的東西,比如這是一棵飛在天上的樹,再比如……”“哇,好了,老爸我有靈感了,愛你!”黃曉芳搬了凳子,坐在父親旁邊開始飛速地作畫,“我要再畫一個女孩,她的手有神奇的魔力,摸在腐爛的樹木上,那一塊就長出了好看的花朵。”說完,黃曉芳停下手中的筆,偏過頭用征詢的表情看向父親:“老爸,你說好不好?”“好,你想畫啥就畫啥,老爸都支持你。””老爸,你這是捧殺啊!”說完咯咯地笑起來,黃父雖然不知道女兒說的什麼意思,但也跟着笑了起來。

窗外陽光明媚,懶洋洋地灑在父女倆身上,那一刻,黃曉芳心裡暗自高興,自己終于又找到了一條和父親重新溝通的途徑。

父母的愛情,油鹽醬醋裡加了糖

在父母的支持下,黃曉芳不負衆望地考上了美院,上大學以後,黃母不僅開始擔心女兒的學業問題,也開始操心起女兒的愛情問題了。黃母認為,作為父母要尊重兒女的選擇,但也要把自己的一些經驗告訴女兒,讓她能夠規避一些風險。

一天,黃曉芳正窩在家裡看韓劇,一邊看一邊笑。黃母湊過來,一看是偶像劇,就坐到女兒旁邊,指了指屏幕裡的男演員,說道:“這……看看可以,可不能當成找對象的标準啊,我看現在好多小女孩都是動不動就說要找個長得帥的。”“不是,老媽你不懂我們,現在不是說,找個帥的,以後吵架看在長相的份上也不生氣了嘛。”黃母無奈地擺擺手:“你可不能隻看長得帥不帥,與人相處人品是最重要的,知道嗎?要對你好,知道與你分擔苦與樂。”黃曉芳知道媽媽的用心,隻能屈服:“知道啦,我要有對象肯定得帶到您面前過目呀,但是現在還沒有,你們就别操心啦!那老媽你和我說說,你當時是怎麼看上我爸的?”

“我和你爸啊,雖然是一個村子的,但還是相親認識的,沒想到第一次約會,他就遲到了,我都回家幹上農活了,他才跑到農田裡,問我去不去看電影,看電影的時候,他還總分神。我問他怎麼了,你猜你爸咋回的?”“我爸咋回的?”黃曉芳好奇地追問。“你爸說他不放心他家裡養的鵝。”“哈哈哈爸爸真的是太有才了!”“有才吧,不過也是因為這個,我感覺這小夥子還真是挺坦誠挺踏實的。”“所以,老媽你也是覺得老爸很踏實才和他結婚的嗎?”“當然了,另外,最重要的是,兩個人之間還要有愛。我們那一輩結婚,很多是因為到年齡了,家裡父母覺得女兒嫁了節約家裡的糧食,就把閨女給倉促地嫁出去了。媽媽很幸運,第一次相親就遇到了你爸爸,所以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啊,不要總看長得帥不帥,一定要彼此都認可才行,生活是柴米油鹽沒錯,但是還得有愛情這顆糖加進去,才會幸福地過一輩子。”黃曉芳撓了撓頭,說道:“我好像……有點不太明白。”“等以後你就會懂了。”

從那以後,母女倆經常會分享各自的愛情觀,黃曉芳也慢慢地開始纏着問父母的故事, 黃母也總是耐心地和女兒說,母女倆經常一聊就到深夜。

父母誤會頻生 ,女兒畫百幅漫畫為其回憶過去

2018年,黃曉芳大學畢業,為了能離父母近一點,她選擇在重慶工作,做了一名自由畫家,因為重慶距離涪陵也不遠,黃曉芳給自己規定,兩周必須回家和爸媽吃一頓團圓飯,哪怕再忙,黃曉芳都一直保持着這個習慣。但是2018年下半年,黃曉芳回家明顯感覺到父母之間有些矛盾。

有一次,一家人剛吃完飯,黃曉芳先吃完,坐在沙發上刷微博,父母卻在飯桌上鬧得不愉快。黃母生氣地收了飯碗:“不吃了,不吃了,影響心情。”說完,轉身進廚房刷碗去了。黃父想說些什麼,卻也放下了碗筷,進了房間。而坐在沙發上的黃曉芳将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她走到媽媽身後,幫媽媽解開圍裙:“老媽,我來幫你洗吧。”黃母推辭道:“不用了,你去玩吧,我自己來。”黃曉芳并沒有走開,而是在幫母親一起洗碗,小聲詢問道:“怎麼了呀,你以前和爸爸說話可從來都不會大聲的,我上周還聽姐姐給我打電話說你們最近總是鬧得不太愉快。”黃母放下手中的碗,生氣地抱怨着:“你爸一大把年紀了,和我說想要把水産生意再擴大,你說我能同意嗎。他最近幾年身體總是不太好,還老是折騰,我說他也不聽,還覺得我是不理解他,你說氣不氣人。剛剛在飯桌上又提這事!”

聽到媽媽的話,黃曉芳真是哭笑不得:“老媽,你看你,這明明是關心我爸嘛,誤會而已,沒多大事。别生氣啦!”“我可沒功夫和你爸生這個氣。”

黃曉芳倒了杯熱水,敲了敲書房的門,黃父正坐在書桌前盯着書本發呆,見女兒來了,立馬換上了笑容:“怎麼了,丫頭?”“來給您倒杯熱水呀,飯後一杯水這不是您的習慣嘛。”說着,黃曉芳将水杯遞給了黃父,“老爸,你咋惹我媽生氣啦,我媽可都和我說了,我媽是關心你的身體,才不同意的。”“我知道你媽媽是為了我身體着想,但關鍵是我現在和她說話,她都沒耐心聽完了,你說你媽是不是到了更年期?還是我真的做的讓她不滿意?”“反正,我隻知道,這件事就是個誤會,而且我也覺得,老爸你都忙這幾十年了,也該歇一歇了。”聽到女兒這麼說,黃父也不再糾結。“行,知道了。等下我去跟你媽道個歉。”聽到父親這麼說,黃曉芳開開心心地離開了房間。

不一會兒,黃父出來了,輕咳了兩聲,裝作若無其事地坐到黃母身邊,小聲說道:“老婆,剛剛對不起,我想了想,你說得對,生意不擴大了。”黃母顯然并沒有“原諒”丈夫,往旁邊挪了挪,說道:“剛剛,也不知道是誰,說我到更年期了。”黃父立馬解釋:“不是,我剛剛是說我到更年期了,老犯糊塗,連自己老婆的話都不好好聽。”聽到丈夫這麼說,黃母的氣頓時沒了,偷偷笑了起來。

2018年11月的一天,黃曉芳整理家裡的物件,意外翻到了父母的結婚證書,上面的日期是1988年12月26日。黃曉芳心想:到今年12月26日,父母結婚整整30年了啊!30年,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那一刻,黃曉芳在心裡暗下決心,一定要幫父母過一個隆重的結婚紀念日,幫他們找回最初的愛情。

那幾日,黃曉芳一直在思考以什麼樣的方式慶祝比較好。她想起,以前母親總和她提起她和父親之間的愛情,她的畫畫啟蒙老師也是父親,不如,就用漫畫來把父母之間的點點滴滴畫出來送給他們。

說做就做,周末,黃曉芳特意趕了回去,纏着母親再詳細說說她和父親之間的愛情故事。為了能将這些珍貴的回憶都記下來,黃曉芳偷偷開了錄音。

聽完父母的故事,黃曉芳利用晚上以及業餘的時間,加班加點地畫。經過了一個多月的努力,終于趕在父母結婚30周年到來之前完成了一百幅愛情漫畫,黃曉芳将它們做成了紀念冊。

當天晚上,黃曉芳和姐姐一起布置好了房間,又買了鮮花和蛋糕,做好了菜飯,才将在外工作的父母喊回來。父母一進門看到滿屋子的氣球,姐姐将鮮花和“愛情紀念冊”遞到父母手裡說:“老爸,老媽,30周年結婚紀念日快樂。”顯然,夫妻倆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感動了。

黃父笑着接過畫冊,和黃母一起小心翼翼地翻開,慢慢地看着。當看到兩人相親的片段時,黃父大概是想起了當時的畫面,努力憋着笑。而黃母則是搗了搗黃父,打趣道:“想笑就笑呗,還憋着幹啥。”

黃父淚光閃爍,嘴角卻是含着一抹微笑。“畫的真好,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黃母也是連連點頭,“是啊,這個禮物,太珍貴了。看到這個,我感覺,我又回到了和你爸爸談戀愛的時候,這些往事在腦海中回放,這一恍,都30年過去了。”

黃曉芳看着相視而笑的父母,心裡暖暖的。她無比羨慕地對他們說:“你們的愛,真好,我要學着你們的樣去守護愛情。”

在黃曉芳的眼中,父母雖然各自都有缺點,但似乎他們倆眼中的對方,又都是完美的。小時候的黃曉芳不能明白,為什麼爸爸會變個魔術來逗媽媽開心,會自己編個小曲來哼給媽媽聽,雖然并沒有那麼好聽,但媽媽總是特别地開心。而媽媽,也會燒很多很多爸爸喜歡吃的菜,每天操持着家務,跟着爸爸做生意從不喊累,總是樂在其中。直到現在,黃曉芳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愛情。

此刻,她才終于理解了母親和她說的話:“生活是柴米油鹽沒錯,但是還得有愛情這顆糖加進去,才會幸幸福福地過一輩子。”也正是這樣,父母才能風風雨雨同行30年吧。

責編/伊和和

E-mail:yihehe@163.com